酒道
首页 酒斛网

风火济贫院

黄小山p 2015.11.16

写这篇稿子比我想象的要艰难的多。前一天刚刚采访完济贫院总经理安东杰克,计划今天采访新任女酿酒师和几位慷慨的葡萄田捐赠者。凌晨就收到了巴黎恐怖袭击的消息,人性的脆弱在我身上表露无疑。我立刻开始 搜寻最快离开这个国家的办法,尽管发生恐怖袭击的巴黎距离我还有300公里。我以为在描写这个15世纪建立的救助穷苦的医院的时候,我会充满崇敬、兴奋与自豪;然而此刻心情却是胆小、焦灼和急于离开。

清晨的小镇安静慈 祥,天空描绘出的朝曦的粉红像是路易十四最爱的玫瑰颜色。一切就如没有发生过一样沉寂。本来走在去火车站买票路上的我还是回转了主意。我走到15世纪建立的济贫院,彩色的屋顶被反射出无数种颜色,这里经历过 中世纪的黑暗、两次世界大战和无数的饥荒与疾病 。然而一切都没有变,它还是作为医院的一部分,展示着人性中的救死扶伤、慷慨美德。

burgundy-Hospices-de-Beaune.jpg

清晨中的伯恩济贫院

1443年尼古拉罗兰,勃艮第男爵与他的妻子 为了收留无钱医治的穷苦病人而修建了Hotel-Dieu。为了修筑医院和维持开支,当时的贵族们慷慨地将他们的葡萄田捐赠出来,形成了这个维持数百年的医院与酒庄共存的形态。每年11月酒商会拍卖购买当年济贫院酿造的新酒,这些酒都仍在橡木桶内等待他们的新主人 购买运走继续进行陈年,直到装瓶。这种拍卖形式保证了医院每年都有足够的资金用于运转。与波尔多的期酒订价体系不同,除了对酒品质的信心,它更体现了参与者们对慈善的爱心。 直到今日济贫院除了这座历史性的光辉建筑,同时还有正运行的一家现代化综合性医 院及几家养老院。而安东杰克先生就是所有医院及酒庄的总负责人。

“你要记住的首先,我们是一家医院,一家现代化的医院;其次我们有古老的传承和优秀的葡萄园。”安东介绍时说。这家济贫院的宗旨并没有更改过,15世 纪建立的宏伟建筑的主体也都是用来救助病人,酒庄是近邻其的附属部分。安东在为新的医院选址时也遵循着这样的宗旨。

hospices de beaune charity auction.JPG

幸运如我 ,安东破例为我开放了济贫院所有不对外的部分,从修女们的休息室、曾经的粮仓、顶楼的苦力居所到国王房间内的保险室。济贫院建立后,无数修女在此作为护士、医生、工人和神的侍者。我被带到她们休息的地方,角落里有一个狭窄的祷告室,上面有圣母和基督的 雕像,雕像的旁边有一个小窗可以鸟瞰楼下病房里所有的病人。我想即使是在祷告的时间,修女也有义务照看病人。国王的房间位于济贫院主厅的上层,因为上面挂着路易十四的画像而得名。画像旁边有一道暗门,打开之后才露出黑色铸铁门。

image4.JPG

济贫院 地下酒窖

安东拿着三把形态各异成人手那么大的钥匙说,“这是当时保险门的设计,只有当时济贫院的三个主事都到齐时才可以打开。”在复杂的开门过程中,我浮想联翩着如此巨大的门后应该有金子或者珠宝,再不济 也应该是古董之类。铁门缓缓开启,露出后面非常大的空间,出乎所有人的意料,里面层层叠叠的全部是当时病人的病例。“作为医院,最为珍贵、最需要保护的就是病人的病例,”也许是看到我失望的表情,安东解释说。现在这些病例被收藏了起来,整个保险库中, 保留的是当时尼古拉罗兰建设济贫院时的地契和教皇为身为护士的修女们写的祈祷文。巨大的纸张密密麻麻手写着花体拉丁文字,保存完好的原件,只是墨水已经褪色。

image1.JPG

尼古拉罗兰建设济贫院时的地契

这张地契作为济贫院的开始,接纳了无数人的馈赠。最近的一份地契来自于今年的9月。“我们在九月10号接受了Jean Marc Brocard一块Chablis一级田的馈赠。第二天我们就开始了对这块田的采收。这也是历史上,济 贫院第一块Chablis的田地。”

众所周知的原因,勃艮第的田地价格日益高涨,现在做出捐赠的决定比其它任何时候都显得慷慨些。我忍不住想要问安东,人们想要捐赠的目的。“Jean Marc Brocard曾经对我说,作为一个勃艮 第人,他的父亲,父亲的父亲以及祖祖辈辈都是在济贫院接受治疗甚至死去的。能够成为济贫院的一部分,是他一直以来的梦想。曾经他是一个没有葡萄田的农民,现在他拥有了两百公顷田地,拿出一部分进行捐赠自然是理所应当的事情。”而Jean Marc Brocard的名字 也和几百年其他的捐赠者一样被留在了济贫院的历史上,被用来命名这块田地,并出现在此后的酒标上。

image3.JPG

安东先生与本文作者黄山

“我还有最后一个问题,也是酒斛网梅宁博主编嘱咐我一定要问的 。”安东笑了,“他一定好奇新任的女酿酒师吧?”

我不好意思地点头。

“这是我最近最常遇到却又最无意义的问题。”

“为什么选择一个 女酿酒师?前不久在中国,有一位女性拦住我说,你选择一个女性作为酿酒师是无比错误的选择。作为济贫院第一位女性酿酒师,你是在无视传统,挑战底线。”安东耸了耸肩,做了一个无可奈何的表情。

“我选择她,是因为 她是最好的选择。她适合这个工作,有理想有能力,最重要的是有前瞻性。我不希望任何时刻任何女性因为她是女性而失去适合她的工作。”

写完这篇文章,我就要参加今天佳士得为注册拍卖人所举行的品酒会,随后会对这位 备受争议的酿酒师进行参访。文章写到这里,我决定继续自己的旅程,虽然颇有些战地记者的感触。因为人性是复杂且对立的,每写一个字我都在与之搏斗。人有多么的怯懦恐惧,也有多么的光明无私。更重要的是我坚信此刻,我遇见的所有人都会一样,无论疼痛哭泣 ,还是会守护几百年来坚守的阵地。明天拍卖见。

女酿酒师

再次看到安东杰克的时候,他 的电话叮咚响个不停,昨天在他脸上的光芒已经被太阳收走了。“你还好吗?我非常不好。”

阳光普照,可阳光下的济贫院还是有阴影。年轻的37岁酿酒师Ludivine Griveau一身黑色的西装站在大厅中央。她真美,深棕的头发 柔软,身体削瘦五官精致。作为伯恩济贫院570年历史上第一位女性酿酒师,她也格外的受人瞩目。

Ludivine-Griveau-Copyright-AFP.jpg

首位济贫院女酿酒师Ludivine Griveau

2015 年份的酒现在刚刚完成发酵,正放在橡木桶中陈年。现在正在品尝的酒并不是真正装瓶后的酒的味道,甚至相差甚远。因为这些大部分酒都需要进行很长时间的陈年,柔滑酸度和单宁,释放香气,融合滋味。现场众多人数的反应足以证明她的能力了。在并不宽敞的空间 里,摩肩接踵,虽不认识但毫不吝啬地分享酒的特点和自己的观点。我在其中听了很久,每个人都赞不绝口。2015是个好年份,但显然也无法忽略酿酒师的能力。她自从2015年1月接任了酒庄后,并没有动用预算购买昂贵的设备或重装酒厂。她做的就是靠双手了提高这里 的品质。

cuverie-hospices.jpg

我给她的问题很直接却又没那么简单。“济贫院于今年新接收了一块Chablis的酒田,它位于勃艮第最北端,距离济贫院的酒厂开车要几个小时。你是如何解决维持葡萄新鲜度进行酿造的问题呢?”

她的回答也很有 趣,“我同工人们一起进行采收,选取最好的葡萄。然后将它们装入冷链运输的卡车中。我亲自开车直接入厂进行酿造。”我看着她,想象着这个娇弱无比的女子,如同最近上映的电影[疯狂麦克斯]一般驾驶着巨大的火车,奔驰在丘陵酒田之间,无比豪放与激情。这 样的事情并不少见,女性酿酒师作为勃艮第的中坚力量,有着不可摧毁的决心和能力。她们每个人都做着同男性一样多,甚至更多的事情,同时还异常美丽。

Lot number 1

拍卖的时间很快到了,济贫院中心广场挤满了人。近六百人的拍卖现场也是历年来人数最多的一次。有人问你是不是抱着志在必得的心情来拍卖的。我心里充满了忐忑。我前面就坐着华 谊大佬,著名的葡萄酒收藏家;再前面是有名的酒商一旦拍到就会数桶一起买走;身后就是有着两撇弯曲胡子的法国叔叔,他后来用高出去年四倍价格拍到了特级田的Clos de La Roche。以至于专门有一台摄像机对准这一区来回走动。

hospices-de-beaune.jpg

拍卖过程中,拍品是用 lot来标明顺序 。Lot number 1 就是一号拍品的意思。伯恩济贫院是把葡萄酒进行成桶拍卖的,因此同一块田所产的葡萄酒就会按照序号一桶一桶的进行拍卖,本次拍卖有来自50块田的575件拍品。历年来拍卖的第一块田都是来自伯恩丘的一级园Cuvee Dames Hospitalieres, 这块古老的田地的名字是用来纪念1443年以来一直在济贫院救治病人的主事修女的。

尽管我身边的竞争者很多,也没有打消我举牌的念头。今年的年份着实很好,采收季的时候我恰好也在勃艮第,亲手摘下过 它们也亲口品尝过他们。来自伯恩的数块一级田都是甜美美好的风格,试饮的时候,我做出了选择。只是要穿越过六百多人的大厅,几十双举着的手让拍卖师在恰当的时候恰当的价格看到我并不是容易的事情。也许是想起了开着巨大货车的女酿酒师,带着勇气、坚定和 信心,当拍卖师报出第一桶酒的起拍价,我就举起了自己的号码牌,屏幕上的数字不断跳跃,我举起的手没有颤抖更没有放下。

前座的影业大佬回头看到我举牌,绅士地笑笑放下自己的牌子说,“你举了哦。”非常有风度,没 有与我竞拍。当所有摄像机对准了我,我的脸出现在大屏幕上,所有人的掌声为我响起的时候,我知道我成功了。2015年伯恩济贫院拍卖会第一桶葡萄酒Lot Number 1被我拍到了。

这如同高手过招,有人存心相让,又有运气加 持,我能够闯关成功,不仅获取了第一桶酒,而且用的是全场最低的价格。同一款酒有26桶,所以拍卖不断继续,人们甚至用超过我价格的30%才能拍到。

是因为优异的葡萄酒品质,也是被巴黎的悲伤感染,更是大家都想为慈善 付出心力,几百件拍品的价格越拍越高。整个拍卖的高潮是每年有一桶表现最优越的特级园白葡萄酒被命名为总统桶上标的时候。今年的总统桶是来自Corton-Renardes Grand Cru,它被来自巴黎的一名匿名女士拍下,成交价格在48万欧元。(去年的成交价时22万欧元, 2013年则为13万欧元)。能够获此高价的主要原因是由于济贫院也决定将此桶的获利交由巴黎恐怖袭击的受害者。“我想为巴黎做些事情,”匿名女士这么说。

这种火热的激情一直持续了整场的拍卖,每笔成交价都远远高于往 届。就连最普通级别的村级葡萄酒都拍出了极高的价格。这不是一场狂欢,这是一场给予。因为生活还要继续,哪怕现在还没有办法用庆祝的心情,那就用纪念的心情,纪念那些伟大美好的付出和记忆。

品鉴笔记

Chablis 1er Cru C?te de Léchet Cuvée Jean-Marc Brocard:

这是典型的夏布利一等田的风格,纯净纯粹的果香,来自石灰质 的土壤带来独特的粉状酚类味道。2015年的9月2日的冰雹直接导致了减产。但酿酒师还是等到了葡萄达到理想成熟度的11日才进行采收。蜜桃、梨子与充满活力的酸度。只有两桶的产量,当天每桶最高拍卖价格为11500欧元。

Saint-Romain, Joseph Menault :

往年表现最差强人意的一块田,酒体总是过于轻薄无力,今年却体现出来浓郁的香气,以及从未出现过的饱满度。这是最后上拍的几桶白葡萄酒,因为其另类的表现,平易近人的价格在颇为收到了欢迎,一共12桶,最 高拍卖价格为一万欧元。

Clos de la Roche, Grand Cru, Cuvées Cyrot-Chaudron & Georges Kritter:

这是我身后的留着两撇弯曲的小胡子法国人拍下的第一桶酒。也是济贫院有史以来除了总统桶之外 最高成交价格,为11万欧元。由于去年的成交价仅为六万多欧元,全场都为之震动。为他的高价鼓掌。

Volnay 1er Cru, Général Muteau :

这是我最想要拍到的一桶酒,来自沃尔内的一级园,它的名字来自于 赫赫战功的Muteau将军。极具黑品诺柔美风格的葡萄酒,成熟饱满的果香和优雅柔顺的酒体。可惜开拍以后一路走高,为了不超出预算,我不得不将手狠狠的压在大腿下面,以免过于冲动而举牌。去年成交价为七千欧元,今年则超出一万三欧元。

Beaune 1er Cru, Nicolas Rolin :

伯恩一级园田来自济贫院的创始人尼古拉罗兰,也是济贫院最古老的几块田之一。非常浓郁成熟的果香,拥有着黑品诺少有的饱满酒体,丰厚的果香之后,却有着极其细致的单宁,以及优雅的回 味。去年拍卖均价在8659欧元,今年则达到1万2千欧元。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