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DRC Montrachet 2016年份不复存在: 4月27日黑色星期三,勃艮第35年来最大梦魇

Mei-Wine 2016.05.05

20160427_172116_mh1461787325214.jpg

2016 年 4 月 27 日,黑色星期三:勃艮第经历了 35 年来最严重的春季霜冻,灾情惨不忍睹。著名的 DRC Montrachet Grand Cru 2016 年份或许将不复存在 - 其幼苗几乎已部全部扼杀在襁褓中! 而这,仅是北起 Chablis, 南至 Côtes Charlonnaises, 无以计数,大片被冰霜无情摧毁的葡萄园中的一个。。。2016 的勃艮第,在不少地方,一场戏还未上演,就已经宣告尾声。。。

20160427_173714_mh1461787487725.jpg

始料未及的突袭

4 月 27 日(周三)破晓前最黑暗的时刻里,勃艮第大部分葡萄园里的温度降至零下一至三度。夜间小雨所带来的潮湿氛围,加上当日几乎静止无风,冰霜在很多地块潜入。而日出后几小时晴空万里,阳光普照的清晨,却恰恰构成了所谓“黑色霜冻(Gelée Noire)”最理想之环境:强烈的光照即刻灼伤了霜冻中的幼苗,随着时间的推移,使之变黑变干,继而萎缩死亡。

20160427_173123_mh1461787452461.jpg

在明媚春光中醒来的酒农们不久就意识到,他们面临的是勃艮第几十来最残忍的梦魇。本地老农回忆说,上一次春季霜冻波及面积如此之广,造成伤害如此之深重,或许是 1981 年 5月 10 日密特朗总统当选那一天。虽然 1991 年 4 月勃艮第也同样经历霜冻,但同这次之严重程度仍无法相比。

令人心痛的是,此次霜冻发生在所有幼苗全已破茧而出,处在刚长出一片到三片绿叶最柔嫩最脆肉的阶段,方将其“一网打尽”。在很多葡萄园,全年的收成就此夭折,可谓回天乏术。更悲惨的是,霜冻打击是双重的-它还将直接影响到次年,即2017年份,的剪枝,发芽与座果。大自然母亲居然如此绝情!

20160427_172612_mh1461787732909.jpg

损失惨不忍睹

春霜通常发生在一些地势平坦,黏土比例偏高从而相对潮湿的大区和村级地块。一些低洼处或山坡底部也是薄弱区域;而干燥多风,排水性良好的中坡与上坡地带通常能逃过劫难。另外葡萄园的架构高低以及土壤组成也是重要因素:架构较低的葡萄园,幼藤或杂草多的地块都更易受冻。然而,4月27日黎明前的霜冻却更类似由上至下侵袭的冬霜,波及很多高坡产区,例如Domaine Ghislaine Barthod 地处海拔近300 米的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Cras,80%的幼苗都遭厄运。不少毗邻山谷偏寒的特级园和一级园,例如 Chambolle-Musigny的 La Combe d'Orveaux 等也都受难不轻。

20160427_172607_mh1461787389759.jpg

当日,我在一家 Meursault 名庄亲眼目睹其大区和村级的葡萄幼苗几乎 100%被毁。即便有少数葡萄最终幸存,庄主说,整个地块也都将放弃采收,因为包括人工在内的各种开支已经使得采收不再具有任何经济效益。酒庄依仗幸存的一级园,即便提高单瓶售价,也仅能收回生产成本,却无力履行对银行的还贷义务,更不用说赚钱了。

20160427_172128_mh1461787354678.jpg

我电话采访的很多庄主也都告知各自受损情况。此刻对此次勃艮第总体灾情做最后定论仍为时过早。初步估计,金丘平均损失至少在 40%以上。当然,村庄与地块之间存在很大差异。

在夜丘,Gevrey-Chambertin 可能是受难最轻的村庄。膜拜庄 Claude Dugat 告知其 Griottes-Chambertin 和 Chapelle-Chambertin 损失在 20%左右,其一级和村级田产则受损更加严重。Bruno Clair 的 Chambertin Clos de Bèze 冰冻灼伤率高达 30%,而 Rossignol-Trapet 和 PierreDuroché 则报告说他们的特级园几乎全部幸免于难。

夜丘其他村落却远没如此幸运。从 Marsannay 经 Morey-Saint-Denis,Chambolle-Musigny 直至 Vosne-Romanée 和 Nuits-Saint-Georges, 所到之处,很多酒农都报告 50-100%损失,甚至像 Grand Echezeaux, Bonnes-Mares, Clos de la Roche 等风土位置优越,通常极少经历春霜的特级园也被列入伤亡名单。举例说,产区翘楚 Sylvain Pataille 和 Bruno Clair 的 Marsannay 葡萄园80%以上被摧毁。在 Vosne-Romanée, Gros Frères & Soeurs 庄主透露其 Echezeaux 和 Grand Echezeaux50-80%已经夭折,而它家 Richebourg 则情况略好。邻居 Gérard Mugneret 的 Echezeaux 田产损失也在 50%以上,令庄主更不忍的是其 Chambolle-Musigny 1er Cru Les Charmes 80%被扼杀,而 Chambolle 村内其他葡萄园也惨遭类似命运。在 Nuits-Saint-Georges,幼苗夭折率亦高达 80-100%。

相对于夜丘,波恩丘有过之而无不及。Corton 区的 Chandon de Briailles 和 Rapet 告知,Corton-Charlemagne, Pernand-Vergelesses 及 Savigny-les-Beaune 产区的损失皆高达 80%以上,而东面 Aloxe 村的 Corton 特级园损失则相对少些。过去几年中厄运不断的 Pommard 与 Volnay,此次亦未能幸免。在白酒产区,Meursault 是受打击最严重的村落之一:同我交谈的Pierre Morey 跟 Dominique Lafon 都报告 50-80%的损失。而 Montrachet 和 Batard-Montrachet损失在80-90%。DRC 仅是众多受难酒庄中的一个,像拉图城堡主人François Pinault 家(Domaine d'Eugénie)产量本来就仅三桶的 Batard-Montrachet, 2016 年份显然只能美梦成空了。

金丘少数免难的产区包括部分Les Hautes Côtes, 因为发芽晚,得以逃过一劫。在Côtes Chalonnaises, 大酒商 Louis Jadot 则告知其在 Rully 的葡萄园受损达 85%以上。

20160427_172632_mh1461787626656.jpg

全球暖化与霜冻防范

很多资深人士表示,近年天气怪异是全球暖化所带来的气候失常的表现之一。回想 2015 年,同日最高气温在 31 摄氏度!勃艮第金丘及以南地区,四月霜冻的风险通常很小。正因如此,大部分小酒庄都不具备任何防霜设备。例如,在 Chablis 产区使用的洒水机(Aspersion)或暖气设备(chauferette)在金丘都很罕见。据酒农说,Aspersion 设备需要一次投入每公顷15万欧的费用,而使用机率却极低。在此次受灾严重的 Meursault, 全村唯一拥有葡萄园暖气设备的只有著名的DomaineArnaud Ente。

13094207_1200602656639355_5276692275790367484_n.jpg

13015403_1200602686639352_7618554253043768609_n.jpg

即便在霜冻严重的 Chablis 产区,有防霜设备保护的葡萄园也仅占到总数的 20%不到,且主要集中在特级园和一级园,而大部分Chablis 村级田也都只能听天由命。

第二次机会?

目前,勃艮第的生长期才刚刚开始,在如此毁灭性打击之后幸存下来的少量幼苗,还将面临整整一季的天灾疾病与虫祸 - 2016年份从产量上不得不令人悲观。此刻,酒农把希望都寄托在今后几周可能长出的次芽 (bourgeons secondaires)上。在正常年份,四月底五月初,正是优秀酒庄田间去除赘芽(ébourgeonnage)限制产量的时刻;而在2016年,这些赘芽却成了很多酒农仅存的一丝希望。这些后发芽通常生殖力偏低且品质稍次。更不用说,由于晚发,它们也将更为晚熟。勃艮第葡萄园今年的生长周期由此向后推延 2-3 周。而那些在 27 日霜冻创伤后得以逃生的幼苗是否能正常发育,也令人担忧。只有生命的汁液在葡萄树内再次流动起来,葡萄园方能重拾生机。五月底六月初的花期以及之后的座果期将是确定 2016 年份产量最为关键的时刻。

黑色星期三的沉重代价

极度减产之后幸存的葡萄,往往具有浓郁集中的风味,尤其对黑皮诺而言,很可能成就卓越的品质。然而,从产量角度,无疑是场噩梦。2009 年份,或许是勃艮第最后一个丰收年。始于 2010 年份,产量持续低迷,即使伟大的 2015 也不例外。而注定再次低产的 2016 年份将带来极为负面的经济效应。

20160427_172612_mh1461787732909.jpg

有些小酒农将无法继续支撑下去而走向破产,卖田卖庄可能无法避免。在我采访的酒农中,几乎无一例外,都没有购买霜冻保险。据一些酒农解释,大部分多项天灾保险对于只有几公顷田产的小酒庄是完全不适用的:成本过高,且因条款限制,根本无法得到急需的补偿。

葡萄的极度紧缺,还意味着,2016 年勃艮第 Négoce 市场将面临无葡萄可买的惨状,这将无疑把négoce 葡萄及葡萄汁价格推向新高。那些背后没有财力支撑的小Negociants 估计将无法维持下去。而葡萄收购价飙升所带来的高成本,已经使得包括像Louis Jadot 这样的大酒商迅速失去法国本土市场,唯有依仗海外进口商维持生计。

最后,2016 年份的悲剧很可能导致早已媒体过度曝光的 2015 年份价格被进一步炒高,令人不寒而栗。

尾声

在过去的几天里,同我交谈的酒农们,语气中无不带着一份重重的无奈与悲哀。然而,正如一位 Meursault 庄主所言:家人健在安好,才是最重要的,物质的一切皆可重来。祖祖辈辈靠天吃饭的勃艮第,有这一份千年的积淀去沉着面对大自然给予的挑战。

“你若安好,便是晴天”。让我们为勃艮第祈祷。

作者简介:洪梅(Mei Hong),勃艮第酒商及顾问,自2009年起长居勃艮第。第戎高商葡萄酒及烈酒硕士,WSET历史上第一位亚裔Vintener's Cup(Diploma全球总分第一,2012)获得者。法国“Bourgogne Aujourd'hui(今日勃艮第)”杂志品鉴团队固定成员。勃艮第品酒骑士团Tastevinage。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