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新西兰云雾之湾酒庄种植学家Jim White采访

zhouwei157 2016.11.28

和许多同行们一样,Jim的葡萄酒生涯始于他和一瓶“完美”杰作的浪漫邂逅。获得墨尔本大学农业及葡萄栽培学位后,Jim曾在澳大利亚各地工作,最终与新西兰南岛Tasman地区结下了不解之缘。

吉姆对巧妙运用各类元素和令人着迷的季节变化来促进和优化葡萄生长有着极大的兴趣与热忱。在他看来,葡萄种植的最大魅力,莫过于你永远无法找到两个相同的季节或年份,每年的独特气候所带来的全新挑战更是令他兴奋。无论在葡萄园、酒庄,还是在家中与亲友团聚时,能够亲眼见证和品味自己的劳动成果,总会令他倍感满足。


酒斛网很幸运可以采访到这位著名的葡萄种植学家,他和我们分享了许多有关气候变暖,葡萄园管理,品种选择方面的最前沿信息,完整采访内容如下:

Q:作为知名的葡萄种植学家,您觉得近几十年里全球变暖对葡萄种植造成了怎样的影响?

A:纵观全世界,近几年全球气温是有升高的迹象,欧洲和澳洲等地方可能表现的更为明显一些。而由于新西兰是被大海环绕的岛国,其实气候变暖并没有给新西兰带来太多的影响,至少平均气温没有太大变化,只是昼夜温差变大了一些,并且降水量也有变少的迹象。在冬天,白天温度较从前气温变高,而夜晚则更加寒冷,加大了霜冻的风险,这会为葡萄种植带来很大的负面影响。

Q:在马尔堡管理葡萄园最大的挑战是什么?

A:霜冻是最大的挑战之一。另外,由于近年降水量减少,在生长季节为葡萄园提供足够的供水也成为了一个重大的挑战,我们目前也更广泛的使用灌溉系统来确保葡萄园整年都有足够的供水。另外,葡萄园招工也是一个很大的挑战,新西兰有大约25000公顷的葡萄园,但这些地区加起来却只有大约30000的人口,这个比例十分尴尬。

Q:经常有人会说长相思是一个容易种植的品种,您同意吗?

A:如果在正确的地方种植,那确实如此。我认为马尔堡就十分适宜种植长相思,有以下几点原因:首先,这里的土壤相当贫瘠,可以很好的控制长相思的长势,因为长相思是一个典型的容易疯长的品种,其次,新西兰日照充足,但又有漫长而凉爽的生长季,所以葡萄在饱含成熟风味的同时,又能很好地保持新鲜度。正是因为这两点原因,长相思才能在马尔堡很好地生长,而在世界很多其他的地区,长相思却可能是一个十分不好种的葡萄品种。

Q: 葡萄园目前有在使用什么新兴科技吗?

A:非常多,目前葡萄园全部搭载有气象站,重点监测葡萄园温度以防御霜冻。如今葡萄园很多监测设备都能把数据直接传输到智能手机上,这样我可以很轻松的通过手机来随时监控园内的情况。在未来我们将使用无人机,它们搭载着特殊的照相机,使用遥感技术帮助我们监测例如疾病和水分缺失这样的问题,这也是下一步我们要实现的重大变革之一,它将帮助我们进行更精准的葡萄园管理。十年内,我们将实现葡萄园无人管理,全面使用传感器,我们的工作人员只用在办公室操作,就可以管理葡萄园了。

Q:您在云雾之湾酒庄尝试种植过一些其它的葡萄品种吗?

A:我们有尝试过,但现在还是决定只种现有的三个品种。我们曾试过去种植灰皮诺,还有一些其它的品种,但发现用它们酿出的酒品质一般,没什么特色。长相思,黑皮诺霞多丽是能在我们产区发挥自身优秀特色的品种,我们认为把已有的几个品种的酒做好做精致,要远比什么都做但什么都做不好要强。

Q:能跟我们讲一讲中奥塔哥和马尔堡的黑皮诺有什么特色和不同吗?

A:中奥塔哥距离马尔堡有600公里,因而有着截然不同的气候。马尔堡大多数葡萄园距离海岸只有15公里上下,因此它的气候条件受海洋影响多一些,而中奥塔哥则更靠近内陆,气候也更加极端,冬天十分寒冷,夏季白天较为温暖,晚上则很冷。中奥塔哥黑皮诺会发展出更多的单宁、更强的结构感、更深的果实颜色及黑色水果风味,酿出的葡萄酒也会表现出更强烈的矿物感。我们从2010年开始在中奥塔哥尝试种植葡萄,效果不错,于是在2013年我们收购了两个葡萄园,2014年则开始向全世界出口黑皮诺,今后也希望能酿造出更多有趣的黑皮诺葡萄酒。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