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啸鹰酒庄总经理:别再叫我们“膜拜酒”了!

zhouwei157 2016.12.12

Q:美国真正意义上有着“膜拜”地位的酒庄极少,和中国进口商合作的就更少了,为什么啸鹰会选择和一点红集团合作呢?显然不是因为销售压力(笑)

A:哈哈,当然不是因为销售压力,我们可以轻易在本土把全部配额卖掉。我们的想法很简单:只有通过竞争,一个品牌才能变得更强。而啸鹰Jonata两家酒庄正是因为有竞争存在,才有了今天这样强有力的地位。说到竞争,没有比中国市场竞争更激烈的了。这里有最棒的法国酒,最棒的意大利酒,以及很多极富盛名的美国酒。如果啸鹰正式进入中国,饮家则可以有在罗曼尼康帝拉菲拉图之外另一个选择,而且我相信他们会乐于选择我们。啸鹰和Jonata有实力满足最挑剔的酒客。没错,原因就这么简单。如果真的有一天我们发现这两家酒庄因为某些天知道的原因在中国大陆或香港销量平平,至少我可以从进口商和餐饮人那里得到第一手的客户反馈。竞争是确保品牌健康成长的重要手段。

Q:您对“膜拜酒”这个称谓怎么看?

A:我们会希望人们不要把我们当成“膜拜酒”来看,当然了,发明这个词汇的人很有本事,因为这个词汇能给人一种很“高冷”的感觉,也算是很好的营销手段啦。但我们不希望和消费者产生隔膜,我们真心希望我们的客人都能够理解我们的理念,并认同我们的酿酒哲学。我们酿酒的目的就是为了把好酒给真正的爱酒之人品尝。从另一个方面看,“膜拜酒”如今也多少带有一点负面意味,许多人往往会把这个词和“过分浓缩,极度浓郁,过熟,水果炸弹”等词联系在一起,但是如果喝过啸鹰,就知道追求平衡感和新鲜度的我们绝不属于这种风格。

Q:假设有一位购买了啸鹰的私人客户正好在美国,他想参观啸鹰酒庄,有可能么?

A:抱歉,不可以。我们的团队很小,每个人都很繁忙,没有时间接待客人。另外也没有酒供客人品尝。没办法,人力实在有限,酒更是稀少。只有庄主Stanley Kroenke本人可以安排客人来访。除此之外,我们每年大概只接待8-10位客人。

Q:我之前听到过一个传言,听说著名说唱歌手Jay-Z本人想来酒庄参观,但同样被拒之门外?

A:事实其实是这样的,当他提出要来酒庄参观时,还有不少同行的人,所以我们没有足够人力接待。如果他是一个人来,并且跟庄主打过招呼的话,我们还是欢迎的。

Q:来聊聊Jonata吧,毕竟也是今天的两位主角之一,目前酒庄的每一款产品中国都有售么?

A: Jonata酒庄的酒非常棒,但是从另一方面讲,就是要做出大量的牺牲,好酒不好酿啊。在某些不好的年份,当一些品种表现不佳时,我们甚至会选择完全放弃某款酒的酿造。比如2010年的品丽珠就很一般,所以我们就没出El Alma(一款高比例品丽珠的混酿)。酒庄出产的甜酒甚至是无年份的,因为每个年份的情况都不一样,我们只好选择跨年份调配,根据加州的法规,只能标为“无年份”。

我们在为酒庄选址的时候也赌了一把,尽管当地气候变化不定,但我们有把握,一旦是好年景,酒会非常棒。我们葡萄园中的土壤以沙土为主,大概在80%的比例。沙土不是种很适合种农作物的土壤,养分含量很低,保水性也差。所以整体来讲,酒庄所处的环境条件是很恶劣的。在最初选择种植的品种时,我们的计划是,先种尽可能多的品种,等10-15年后确定了哪些品种表现最佳时,再通过嫁接的形式调整种植比例。

因此最初种了多达10个品种。经过一段时间的观察,我们决定不仅保留全部的10种葡萄,还额外种了一种。坐拥11个不同品种的好处就是可以把鸡蛋放在多个篮子里,每个年份总会有表现上佳的品种出现。如果说有什么品种表现一直稳定,那肯定是西拉了。如果遇到好年份,赤霞珠的品质也好的吓人。但是回到产量的问题,在别家酒庄可以用这些葡萄出1000箱的年份,我们至多也就做500箱。优中选优,就是Jonata酒庄成功的秘密。尽管酒庄很小,我们还是出7种不同的葡萄酒。

Q:Ballard Canyon AVA(Jonata酒庄所在的产区)是一个相对新晋的产区,聊聊这个以隆河品种著称的产区吧?

A:Ballard Canyon AVA于2013年通过联邦审核,酒庄可以从2012年份使用这个产区名。 这个产区出产高品质的隆河品种。我们是唯一一家在产区内种植波尔多品种的酒庄。由于酒庄的葡萄园位于产区的最西侧,而山脉本身是南北走向,西面的太平洋则能起到气候调节作用,晨雾同样出自海洋,在凉爽雾气向东扩散的过程中,会逐渐消散,而Jonata酒庄所处的地带,就是雾气彻底消散,气候变暖的分界线。

8月时节的早8点,气温会在12-15摄氏度,到了中午,气温很快会攀升至35摄氏度,但到了下午两点,气温又降回了15度,这种凉爽与炎热气候的交替,是当地天气的一大特点。这种独特的生长条件,在全世界范围内都很罕见。即使是声名在外的纳帕谷,也没有这样的条件,法国更没有这样的气候。在这样条件下长成的葡萄,果粒较小,果皮较厚,果串紧密,果实多汁,风味浓郁。相比之下,紧邻的Happy Canyon AVA就要热得多,经常可以达到35-40摄氏度。这里则更多种有长相思和赤霞珠。Los Olivos这个新的AVA还没确定好什么品质最适合自己。

Q:许多有着“膜拜”地位的酒庄都在尽力推崇“单一园”的概念,但是无论是啸鹰和Jonata酒庄都没有特别强调这一点,这是为什么呢?

A:也许是我市场营销没学好吧哈哈,我认为单一园对消费者来讲是个好的宣传语,但是Jonata酒庄的情况比较复杂,我们有11个品种,7种葡萄酒,每款酒的名字也不好念。我觉得这些情况加在一起,已经够消费者花点时间理解了,再额外加入单一园的概念,可能就会太过艰深了。从另外一个角度讲,酿造出最好的赤霞珠,最好的梅洛,最好的西拉,这才是Jonata的目标,只要酒足够好,它们自己就会讲故事,无需费力推广。

Q:之前您曾提到,如果年份不好,Jonata酒庄会选择完全放弃出产一款酒,那2016年份对于Ballard Canyon来讲如何呢?

A:整体来讲很不错,产量比往年要高一点点。2015年份的产量就很低,今年好了不少。今年是很“标准”的一年,一切如常。当然了,要到年底才知道情况到底如何。但截至目前,葡萄果实的理化指标,如糖、酸、酚类物质等都十分完美,但还是要到2017年2月份才知道成酒的品质如何。

Q:啸鹰我记得也曾有过不出产的年份?Oakville的2016年份状况如何?

A:对的,2000年份。2016的Oakville也是一切正常的年份,但是我想谈谈2015年份,这个年份非常有趣。在去年的9月6日起,一场热浪袭来,高温持续了一周。因此2015年份的纳帕谷葡萄酒分为两个风格:在热浪来袭前采收的,以及在热浪袭击后才开始采收的。前者的酸度较高,平衡度很好,十分精准。后者的风格则更为浓郁饱满,

无论如何,啸鹰都是纳帕谷的赤霞珠葡萄酒,也带有一定的加州风格,但很多人看到了啸鹰的价格,就无脑认为是超级浓郁饱满,果味过熟的水果炸弹风格(笔者注:那说明肯定没喝过啸鹰),但我们其实不是这种风格。啸鹰是否很强劲?是的,因为它毕竟出自加州的艳阳下,但是它强劲的很“克制”,我们不准备做一款无限度强劲的葡萄酒,太过强劲的葡萄酒只会失去优雅感和复杂度。

啸鹰的一大特点,就是在较差的年份也能有很出众的表现。比如2011年对于纳帕谷是个充满挑战的年份,但是啸鹰2011年份可以说是历史上表现最好的作品之一。2015年的表现同样上佳。当遇到像2012这样的好年份时,大家都可以轻易酿出好酒,但是一旦到了没那么好的年份,就是啸鹰大显身手的时候了。

啸鹰的成功,和葡萄园本身的选址也有很大关系。啸鹰葡萄园所在的位置正位于一股气流的路径上,这道气流让我们夏季更为凉爽,而冬季则更加温暖。较为温暖的冬季,换言之,即是春季土壤回暖更快,生长期开始得也更早,由于夏季较为凉爽,我们采收的也比较早,这样才能充分保持葡萄酒的新鲜度。这一点是啸鹰葡萄园独特的优势,即使是相邻的葡萄园也没办法享受到这样的好条件。可以说,啸鹰的出众品质和葡萄园的地理位置是分不开的。甚至可以将之比作勃艮第的Climat概念在美国的体现。

Q:如果没记错,啸鹰自2012年开始发售其白葡萄酒,一款长相思?为什么最近几年才开始做白葡萄酒呢?

A:啸鹰酒庄从2010年开始每年都有出产长相思白葡萄酒,这些长相思和我们的赤霞珠来自同一个葡萄园。为什么最近才开始做呢?我觉得大概是一开始大家没觉得这些长相思的质量会如此之高。在我们长方形的葡萄园中,有一个区块的土壤十分特别,是蓝灰色的粘土,和巴罗洛部分村落的土壤类似。长相思葡萄爱极了这种土壤,但是赤霞珠就不然了。再加上葡萄园中品丽珠和梅洛的比例已经满足了我们所需,所以最终选择种植了长相思葡萄。当酿成酒后,质量好的惊人,而且绝对有着“啸鹰”一般新鲜的果香和丝丝辛香料的味道,十分有个性。

Q:再来聊聊啸鹰酒庄的“Second Flight”这款酒吧。

A:我们的葡萄园中种植了60%的赤霞珠,及40%的品丽珠和梅洛(以及少量长相思)。当现任庄主在2006年收购了这间酒庄后,我们进行了细致的调研,并发现梅洛葡萄有着巨大的潜力。但问题是,当时梅洛葡萄的种植方式不是很“梅洛”,反而和赤霞珠一样。产量控制的太低,叶簇管理也完全仿照赤霞珠,这样酿出的梅洛葡萄酒有点乏味。

所以在06-09年,我们大幅度调整了梅洛的种植方式,到了10年,梅洛葡萄的品质可以说是真正登峰造极了。目前我们的调配方式是这样的,啸鹰的调配始自最高品质的赤霞珠,Second Flight则始自最高品质的梅洛,在两者各自的比例达到一定程度,需要其他品种的加入才能更进一步时,我们才在赤霞珠中加入品丽珠和梅洛,并在梅洛中加入赤霞珠和品丽珠。所以说两者的混酿思路是完全不同的。

为什么要叫Second Flight呢?一个原因是其中梅洛的比例没有高到标为“梅洛葡萄酒”的要求,即75%。即使是像13年份这样用了最高比例梅洛的年份,也不过65%。我们的目标是酿出最好的葡萄酒,而不是循规蹈矩,严格按照法规酿造的葡萄酒,而对于Second Flight而言,我们的目标就是酿出一款极佳的梅洛混酿,这就够了。回到命名问题,Second在这里的意思不是“二线”的意思,而是“第二款”的意思,作为酒庄的第二款作品,叫Second是合情合理的。上任庄主想出过First Flight of Eagle,Second Flight of Eagle等名字,我们觉得这个点子很不错!有人觉得Second这个名字不好,也许,也许不,但是我们喜欢这个名字,所以就这样吧。我们希望卖给真正懂酒的人,而不是只知道看名字买酒的人,真正的爱酒人是不会在乎一款酒名字怎么样的。

Q:我很好奇,人们平均要等多久,才能获得订阅名单的一席?10年?

A:我不知道准确数字,但是恐怕不止。我们还曾经关闭过订阅名单一段时间,因为实在是没有必要开放一个不会有位置的名单。当然了,一些还在等待的人们肯定不太开心,也给我们写信说:“至少让我们保留一丝期望吧”。所以我们最后还是重开了名单。基本上来讲,每次新年份发售时,每个订阅人会得到3瓶啸鹰的配额,可以说是瞬间销售一空,所以确实不太可能有空位给新的订阅者。很多在订阅名单上的人,甚至会把啸鹰配额作为传家宝留给下一代,这大概就是啸鹰的魅力吧。基本来讲每个人的配额是完全一样的,除了一些在酒庄最早期就开始购买的老客户,他们会拿到6瓶的配额,但我们只有5-6位这样的客人。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