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到底要经历多少磨难,才能酿出我们杯中的葡萄酒?

zhouwei157 2017.05.02

每年到了四月份,都是酒农最揪心的一个月

这个月,对于很多欧洲国家而言,主题就是两个字

霜冻

去年勃艮第的霜冻,让许多酒农颗粒无收

到了新的一年,他们迫切的需要一个好收成

但是今年的四月,上帝再次和他们开了个残忍的玩笑…

勃艮第马贡内在四月中的一场冰雹,将部分葡萄园的新芽全部毁坏殆尽。

面对罕见的霜冻,勃艮第酒农除了尽可能在葡萄园内生火提高温度,并期盼气温回升外,能做的相当有限。

勃艮第北部的夏布利地区,自然也无法幸免,酒农选择在葡萄园内点起蜡烛和火炬,以对抗低温,这样做的成本虽然不低,但至少给葡萄藤留下了一丝希望。

汝拉地区45%的葡萄园受到了这次霜冻的影响,有些葡萄园幸免于难,但也不乏损失接近100%的田块,这对过去几年深受霜冻困扰的酒农而言,不得不说是个极坏的消息。

勃艮第并不是唯一遭此横祸的产区,波尔多在4月底同样未能幸免于难,部分右岸的葡萄园,损失甚至高达九成,左岸梅多克的部分平坦葡萄园,也遭到了毁灭性的打击,部分酒庄副牌酒将面临无法出产的可能。

勃艮第与波尔多或许是最受人关注的产区,但是法国很多其他产区也同样未能幸免。

香槟的酒农们将这场春霜形容为“致命性”的打击,部分产区减产比例达到五成,特定葡萄园甚至高达八成。

一场春霜,让卢瓦尔部分产区的酒农损失了至高90%的产量,这个数字对一些酒庄意味着他们的2017年份已经提前结束,对于一些小型家庭酒庄而言,这无疑晴天霹雳。

著名的阿尔萨斯生物动力法名家Zind Humbrechet庄主Olivier在其Instagram账号上表示:“黑色星期四!希望上帝保佑今晚不要也那么冷...”

朗格多克地区作为法国最为温暖的产区之一,也没能逃过霜冻的袭击,上面这两幅图片拍摄自同一片佳丽酿葡萄园,场景触目惊心。

但是这场霜害的受害者,绝不止法国酒农,德国、意大利、甚至瑞士,也遭受了同样的命运。

一家德国酒庄选择了用直升机在葡萄园上空飞行驱赶冷空气,但是如此昂贵的手段,只有少部分实力雄厚的酒庄才能使用,大部分酒庄只能采取相对便宜的生火或是点燃蜡烛的方式提高园内温度。

意大利北部不少产区都遭受了损失,据当地协会初步统计,损失至少在20%以上,对于内比奥罗而言,霜害影响尤其严重,因为这个品种不能像其他品种一样在次生芽上长出果串,也就是说,一旦新芽遭到破坏,再无回转可能。

瑞士Valais产区官方预测损失高达40%,气温一度降至零下12度。其他瑞士产区也受到了不同程度的影响,平均损失在10-20%左右。

看似难逃“冻结”命运的新芽,其实反而可以在冰的保护下,确保温度不会过低,因而幸免于难,这就是部分酒庄在园内安装喷灌设备的原因。

在我们5月1日休假的这一时候,许多欧洲各国的酒农,依然不眠不休,尽最大可能在葡萄园中奋斗,对抗霜冻灾害。每个中国人都学过“谁知盘中餐,粒粒皆辛苦”,谁又知道,杯中的美酒,同样得来如此不易?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