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罗曼尼·康帝发家史,关于酒王的千年谜团终于被破解了!

北风和你呀 2018.08.29

有一天,热衷DIY的上帝脑子一热:今天捣鼓个酒庄玩玩儿吧,牛逼一点的,然后……

好了好了,不皮了,正经讲故事
话说Romanée-Conti的封神之路真的是可以凑一副对联了
上联:兜兜转转,转转转转转
下联:落落起起,起起起起起
横批:Conti无敌
图片来源:bordeauxcellars.com
Romanée-Conti如今的辉煌与中世纪时的一个修道院牢不可分。这个修道院名叫圣维旺修道院(Abbaye Saint-Vivant de Vergy),由维吉家族领主Manassès所建立,于公元900年完成。而此时的Romanée-Conti只是一块无名的荒地。
 

图片来源:tripadvisor.com.ve

穷本极源

1131年,勃艮第公爵Hugues 二世将其在Flagey和Vosne的所有森林和未开垦的土地,捐赠给修道院,而后来的Romanée-Conti就在这片未开垦的土地中。主张清贫勤奋的圣维旺修道院对这些立刻着手开垦这些土地并种植了葡萄。1232年,修道院收到来自Alix de Vergy(奥托三世的第二任妻子)捐赠的多块葡萄园,并在1512年将修道院所拥有的葡萄园划分为四个”Cloux”(现代法语中的“Clos”,即园区)。根据面积大小和位置,这些葡萄园分别被命名为:
Le Cloux des cinq Journaux       五人田(Romanée-Conti前身)
Le Cloux des quatre Journaux     四人田
Le Cloux des neuf Journaux       九人田
Le Cloux du Moytant             中心田
图片来源:winehog.org
其中Journaux是古时候法国土地的计量单位,1 Journaux约合5.1亩,即0.34公顷,表示一个勃艮第酒农用马一天能耕作的面积(为了便于表达,本文把它叫做一人田)。
Le Cloux des cinq Journaux(五人田)就是现在的Romanée-Conti的前身。而另外三块园区则在后来的岁月里慢慢与其他田地相融合,构成了如今的Romanée-Saint-Vivant。
图片来源:ameblo.jp
颠沛流离
1512年后, Le Cloux des cinq Journaux(五人田)被更名为Cros de Cloux,也因为欧洲黑死病的盛行,让这块田地再未曾出现于人前,直至1584年这片田地被出售给Claude Cousin,这也是第一年在这块未来称帝的土地上被种植了黑皮诺
这次出售之后,Cros de Cloux开始频频易主。1603年Claude Cousin病逝,Cros de Cloux由其妻子和侄子继承,但很快就在1621年转售给了路易十三的军师。10年后,军师将其当做嫁妆送给其女儿和女婿菲利普·克伦堡(Philippe de Croonembourg)。然而好景不长,1638年,菲利普·克伦堡受雇于法国国王,不幸战死沙场,葡萄园先后传到了他的儿子和孙子Andre手中。自1631年, Cros de Cloux 归入克伦堡家族(Croonembourg)起,未有任何关于Cros de Cloux的书面文件,直至1651年,一份租约现世,但此时Cros de Cloux已更名为La Romanée,更名原因不详。这时La Romanée出产的酒价格已经是周边其他葡萄园的数倍。
虽然克伦堡家族将La Romanée经营的风生水起,但也没扛住富不过三辈的魔咒,因家道中落,Andre不得不将葡萄园变卖。

炙手可热

La Romanée将要出售的消息吸引了两位权倾朝野的大人物:一位是路易十五的堂兄弟,康帝亲王(Louis François de Bourbon);另一位是路易十五的情妇蓬巴杜夫人(Madame de Pompadour)。两人都是法国国王跟前的大红人,但因为政治原因和错综复杂的王室斗争而交恶,平日里,二人是明枪暗箭,互不相让。La Romanée出售的消息一出,两人立刻开启掐架模式,不把La Romanée收入囊中誓不罢休。

图片来源:en.wikipedia.org
图片来源:pl.wikipedia.org
对于民众来讲,这只是一场王室斗争的好戏,而对于二人来讲,这场“La Romanée”争夺战明显是一场面子里子守卫战,俩人“咣咣”砸钱,谁也不想跌份儿。最终蓬巴杜夫人赔上家底也没能胜过康帝亲王。自此,再也不看勃艮第酒一眼,转而在法国王室推广香槟。而康帝亲王则在1760年以92400里弗(Livre,旧法币)(80000里弗用于购买葡萄园,12400里弗用于购买窖藏的成品酒)的天价喜提La Romanée。
将La Romanée收回囊中后,康帝亲王专门用它来招待社会上层人士,不再对外出售,每周举行一次的高规格晚宴,这样纸醉金迷的生活一直持续到1776年康帝亲王去世。一屁股外债使得他的儿子不得不砸锅卖铁用以还债。所幸,La Romanée并未被出售。
据史学家考证,此时一桶La Romanée葡萄酒的价格范围在1000-1400里弗,而同年份的Clos de Vougeot一桶的价格仅达到200里弗。周边的园子嗅到了发财的味道,这便宜要是不占,那不王八蛋呢嘛!赶紧麻溜儿改名,借着的La Romanée东风,抬抬自己的身价。圣维旺修道院把手头剩余的地块改名叫做Romanée-Saint-Vivant,而旁边的另一块地直接把园名改成了“Au-dessus de la Romanée”,意为“在罗曼尼的上边”,后来La Romanée改名为Romanée-Conti后,愣是厚着脸皮改叫“La Romanée”
1789年,法国大革命爆发。1793年,路易十六与其王后玛丽·安托瓦内特先后被送上断头台,康帝亲王的儿子也被关押于马赛的圣让堡,波旁王朝倒台,王室成员仓皇出逃,资产尽数充公,葡萄园La Romanée也不例外。次年, La Romanée被拍卖,为了卖个好价钱,当局将Conti亲王的名字加入到葡萄园名字中,更名为Romanée-Conti。
两次拍卖过后,最终捡漏王Nicolas Defer de la Nouerre以112000里弗的价格拍下了Romanée-Conti,此时的里弗已经历了大幅贬值,折算下来,甚至低于康帝亲王当时购入的价格。
重归轮回
这次竞拍之后,Romanée-Conti再次进入了频频倒手的时代。
1805年,捡漏王的姐姐继承了Romanée-Conti,并在1819年卖给了Julien-Jules Ouvrard。Ouvrard家族家财雄厚,除了伏旧园(Clos de Vougeot)和吉利城堡(Chateau de Gilly)以外,还在贝兹园(Clos de Beze),香贝丹(Chambertin), 拉奇希尔(Latricieres), 卡泽迪园(Cazetiers), 爱侣园(Les Amoureuses)等知名园区拥有地块。
1861年,Julien-Jules Ouvrard去世,侄女和侄子继承了Romanée-Conti ,1869年租约到期后将葡萄园出售给一所第戎餐厅的老板,两个月后Romanée-Conti 以26万法郎的价格被倒手给了Jacques-Marie Duvault-Blochet。
掌上明珠
Jacques-Marie Duvault-Blochet正是Aubert de Villaine(Aubert Gaudin de Villaine,DRC庄主)的祖先,坐拥勃艮第诸多土地,知名的里奇堡(Richebourg),依瑟索(Echézeaux),大依瑟索(Grands-Echézeaux)都在他手下。他将Romanée-Conti视作最璀璨的明珠,甚至留下遗嘱,要求继承人不能分割Romanée-Conti,必须保证其完整。
Romanée-Conti历任继承人关系图
1874年,Jacques-Marie Duvault Blochet去世,他的两个女儿Claudine-Constance Massin和Henriette Dupuis遵照遗嘱,共同持掌Romanée-Conti。随后Claudine-Constance Massin的女儿Gabrielle Massin(现任DRC庄主Aubert de Villaine的曾祖母)获得了母亲赠予的La Romanée-Conti一半所有权,又与姨母Henriette Dupuis协商,用持有的50% Romanée-Conti换得高迪匈(Les Gaudichots,绝大部分土地后期被并入La Tache) 、里奇堡( Richebourg)及Echezeaux。而其姨母并无后人,过世之后La Romanée-Conti被Gabrielle Massin和其姐妹Cecile Guyot继承。说起来,这Gabrielle Massin真是赚了把大的,一半Romanée-Conti套了一堆好地块还不算,兜兜转转,这半Romanée-Conti又回到自己手里了。之后又与Julien Chambon结婚,Gabrielle Massin生下女儿Marie-Dominque Madeleine Chambon和儿子Jacques Chambon,开启了新一轮的传承。尽管La Romanée-Conti不停地更换主人,但遵照Jacques-Marie Duvault Blochet的遗愿,La Romanée-Conti只传承,不分割。
命途多舛
19世纪后半叶,根瘤蚜虫在欧洲大肆蔓延,法国几乎70%的葡萄感染死亡,Romanée-Conti采取科学的手段,堪堪躲过一劫。当然,为了抵抗这次病害也花费了巨大的成本,酒庄经济陷入低迷状态。
图片来源:uniprot.org
1906年,Marie-Dominque Madeleine Chambon与Edmond-Gaudin de Villaine(现任DRC庄主Aubert de Villaine的祖父)结婚并诞下Henri Gaudin de Villaine(Aubert de Villaine的父亲)、Jean Marie Jacques Michel Gaudin de Villaine两个儿子。
接管酒庄后,Edmond-Gaudin de Villaine于1911年正式成立了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并为其注册了商标。次年,他聘请了Louis Clin对酒庄进行日常的运营管理,同时并购了其他家族成员持有的部分Romanée-Conti部分,整合到妻子和妻弟Jacques Chambon名下,从此Romanée-Conti成为DRC独占园。
1930年,为了获得更高质量的葡萄酒,Edmond-Gaudin de Villaine开始尝试独立装瓶,并迅速在全酒庄实行。1933年,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收购了第二块独占园La Tâche。 两次世界大战的接连爆发,使得酒庄越来越不景气,尽管Edmond-Gaudin de Villaine将家族其余的收入补贴给酒庄,但仍是入不敷出。为了免受酒庄拖累,Jacques Chambon选择壮士断腕,将手头的50%股份转让,二战时期,法国国土接连沦陷,无人愿意在此时搅入这趟浑水,而并无余钱的Edmond-Gaudin de Villaine只能眼睁睁看着酒庄面临被分割的风险。
柳暗花明
1942年,罗曼尼•康帝酒庄(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的重要私人客户, 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的好友——Henri Leroy接下了Jacques Chambon手头的股份。
1945年,二战的阴霾仍未消散,突如其来的特大冰雹、卷土重来的根瘤蚜又联手给了勃艮第一记重拳。Romanée-Conti老藤尚未恢复元气,根本无法抵住这致命一击,拼尽全力出产了最后一批酒,这也是Romanée-Conti出产的未经嫁接的最后一个年份,总计608瓶。忍痛拔除了Romanée-Conti的老藤之后,Domaine de la Romanée-Conti从拉塔希(La Tache)引进葡萄苗嫁接到美国砧木上,所幸,这些苗木正是1890年自Romanée-Conti 引入La Tache的葡萄藤。此后的6年里,为保证质量,Romanée-Conti未出产一瓶葡萄酒。
1950年,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去世,他的儿子Henri Gaudin de Villaine接手酒庄,同Henri Leroy共同执掌了24年。
分道扬镳
1974年,Aubert de Villaine和Lalou Bize-Leroy(勒桦夫人)同时接过父亲肩上的担子,进入DRC工作,Henri Leroy的大女儿Pauline Roch-Leroy则成为DRC的董事会成员。二人的合作虽然给DRC带来了勃勃生机,但迥异的性格和不同的经营理念也使得二人彻底决裂。
图片来源:winespectator.com
 
图片来源:thedrinksbusiness.com
加入DRC后,勒桦夫人大举进入日本市场,与日本知名百货公司高岛屋合作并将DRC的稀有配额分配给高岛屋。然而让人始料未及的是,日本的一部分客户竟然将DRC套装进行拆售,高价倒卖Romanée-Conti,低价抛售其他酒款。这一行为大大激怒了Aubert de Villaine。自此,Aubert与勒桦夫人矛盾更加激化,DRC管理层的斗争也层层升级。1988年,勒桦夫人建立了Domaine Leroy,1989年,勒桦夫人最后一次在DRC酒标签名。1990年,他的两个侄子Charles Roch(1991年去世)、Henri Frederic Roch先后代表家族接管DRC。此后,DRC酒标上的签名变成了Aubert de Villaine和Henri Frederic Roch。1992年勒桦夫人正式离开DRC,当然,仍持有DRC 25%的股份。
前世今生

时至今日,历经千年风雨坎坷的Romanée-Conti早已成为最顶级的葡萄园, DRC也高坐神殿。

 

图片来源:amitiewines.com
如今的Romanée-Conti占地1.8公顷,平均树龄53年,产量2500公升/公顷,产量极低,吸收生物动力法的理念,园区管理要求也十分严格。到达采收季时,酒庄闭门谢客,工人们小心地将完全成熟的葡萄采收下来,立刻送往酿造车间,进行严格筛选。使用开盖木桶进行发酵,新桶陈年,每一步都极力达到完美。
2017年底,DRC首席酿酒师伯纳德·诺布雷(Bernard Noblet)先生正式退休,自2018年起,亚历山大·伯尼尔(Alexandre Bernier)正式接任DRC首席酿酒师。今年11月,DRC关于Corton-Charlemagne特级园的租约也将生效,相信2019年份的Corton-Charlemagne也必不会让人失望。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