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博若莱:关于酿酒,我从来没选择放弃!

北风和你呀 2018.12.21
如果你不了解我,就带着满是谬论的标签离开我。
                                                                      ——博若莱&佳美
一个是被族人视作不成器的幺弟,一个是被迫离乡的幼女。博若莱与佳美的童年,似乎都没有什么温情的底色。
图片来源: INTER BEAUJOLAIS
论及博若莱的种植和酿造史,上可追溯至公元前的罗马时期,此时的布鲁伊和马贡地区已经开始种植葡萄。到了公元七世纪,在大部分的葡萄园中,管理与酿造都由本笃会的僧侣们完成。而到了公元十世纪,Beaujolais这个名字才算真正诞生,是自罗纳省的Beaujeu镇化用而得。十五世纪,Beaujeu领主统治下的博若莱被割让给勃艮第公国,自此成了勃艮第的便宜弟弟。生活在哥哥的光环下,博若莱压力倍增。同样有着独特的风土,但这并未使他收获鼓励。相反,轻薄、没潜力、短命,一个个标签却把他压得喘不过气。夹在勃艮第和罗纳河谷之间,博若莱想闯出自己的天地显得尤为艰难。
直到他遇上被放逐的佳美。
毓质名门,然命途多舛。不同于胞姐霞多丽,佳美的成长之路举步维艰。
图片来源: INTER BEAUJOLAIS
14世纪末期的欧洲,黑死病悄然而至,民不聊生,哀鸿遍野。幸存下的勃艮第人也不得不面对经济萧条和劳动力短缺的问题。此时出生的佳美一时间获得了酒农们的青睐,尽管是Pinot Noir与Gouais Blanc的孩子,Gamay表现出的却是不同于黑皮诺的随和:早萌芽、早成熟、薄皮多汁、丰产且易于种植。酒农们一度把佳美视作上帝对黑死病幸存者的补偿,把整个勃艮第最为金贵的土地都捧给她,黑皮诺一度销声匿迹。此时,佳美的种植和酿造一度在勃艮第对黑皮诺形成了竞争,相比娇贵的黑皮诺,佳美的产量更令人满意,而且质量也不逊色。因为担心如此下去威胁到自己餐桌的名声,大胆菲利普(Philippe le Hardi)一道赦令,将佳美放逐到了马贡地区(Mâcon)。
君不正臣投外国,父不义子奔他乡。尽管马孔产区给了佳美一块容身之处,但心灰意冷的她仍决定继续南下。
冥冥之中自有安排,博若莱终于等到了他的灵魂伴侣。自此,勃艮第和博若莱都有了各自的“明星品种”,黑皮诺和佳美也不再成为劲敌,可以在各自的土地上“发光发热”!
Philip the Bold
图片来源:wikipedia.org

博若莱属于半大陆性气候,受一部分地中海气候影响,但相比较哥哥勃艮第而言,更为温暖干燥。夏季干热,冬季寒冷。博若莱地形整体北高南低,北部山区土质为上层覆盖风化碎石的花岗岩,这也是佳美葡萄最喜欢的土壤,这里聚集着博若莱一小部分的村庄级产区(Beaujolais-Villages)和10个特级园(Beaujolais Crus),这10块特技园可以称得上是出产全世界最好的佳美葡萄酒的地方;中部南部平原地带多为大区级和村庄级葡萄园,出产的葡萄酒主要为新鲜易饮风格,但有一定的复杂度和陈年能力。

图片来源: INTER BEAUJOLAIS

附10个Crus名单
布鲁依(Brouilly)
布鲁依丘(Côte-de-Brouilly)
橡纳(Chénas)
希露博(Chiroubles)
福乐莉(Fleurie)
尤利拿斯(Juliénas)
风车磨坊(Moulin-à-Vent)
墨贡(Morgon)
磊聂(Régnié)
圣爱慕尔(Saint-Amour)
图片来源:discoverbeaujolais.com
穷且益坚,不坠青云之志。自小不讨喜的孩子总是活得格外用力。
新酒的推广、自然酒运动的兴起,传统酿造法的回归,桩桩件件,都透着博若莱骨子里的那股韧劲儿,那份用双手去尝试,去努力,希望得到大家的认可的心气儿。
博若莱新酒最初是为庆祝丰收而酿造的,但二战前,都只供当地人饮用,且只能在12月15日之后通过法律出售。1951年博若莱葡萄酒行业委员会(UIVB)正式将11月15日定为博若莱新酒的发布日期。19世纪70年代博若莱最大酒商Georges Dubœuf将每年的新酒发布推向全球,随后为促进销售,新酒的发布日期在1985年更改为11月的第三个星期四。
2018年的新酒海报
酿制博若莱新酒的葡萄主要来自博若莱大区级(Beaujolais)和博若莱村庄级(Beaujolais-Villages)的葡萄园,且以南部地区为主。酿酒师们采用二氧化碳浸渍法:将完整的葡萄放入发酵罐中,注入二氧化碳,利用葡萄自身重力压碎底部葡萄,使其开始发酵,并产生更多二氧化碳,促使葡萄内部进行厌氧发酵。发酵完成并不进行陈年。酿造出清新明快,具有甜美易饮的葡萄酒。如今,新酒节成为了一个全球性的葡萄酒狂欢活动,再也没有其他葡萄酒的活动可以与之媲美。
但博若莱的年轻一代相信除了新酒之外,这块被大部分人低估了的土地上其实还可以有更大的价值被挖掘。他们联合微生物专家Jules Chauvet掀起了一场轰轰烈烈的自然酒运动。
 
图片来源:learn.winecoolerdirect.com
他们激进,追求极少的干涉,拒绝在葡萄园使用任何化学产品;他们纯粹,不存一丝杂念,在酿造过程中追求无添加(包括二氧化硫),甚至连发酵都采用天然酵母进行。他们想要的,不过一瓶真正拥有优秀品质的葡萄酒而已。
这些最初的革命者被美国最有影响力的进口商Kermit Lynch称为Beaujolais四人帮,他们是Marcel Lapierre,Jean Foillard,Guy Breton和Anthony Thevenet。不久之后,Georges Descombes,Jean-Louis Dutraive等也纷纷加入这个行列。
Marcel Lapierre
图片来源:intravino.com
除了自然酒名家,许多在10个特级园拥有土地的酒农开始逐渐回归传统的酿造方法,他们相信博若莱这块土地并不逊色于其他产区。他们开始破碎葡萄,进行正常的发酵过程,使用冷浸渍、橡木桶陈年、酒泥陈年等技术手段,力求展现葡萄酒的复杂性与地区风土。在10个特级园产区中,风车磨坊(Moulin-à-Vent)、墨贡(Morgon)、福乐莉(Fleurie)和圣爱慕尔(Saint-Amour)在品质和名声上稳居前四。
图片来源: INTER BEAUJOLAIS
一路沿着冷眼与贬斥走来,博若莱与佳美从未停下脚步。
关山初度尘未洗,策马扬鞭再奋蹄。
从此,我们不再错过。
文末福利
关注上方“博若莱葡萄酒”的微信公众号,发送关键词“博若莱新气象”至博若莱葡萄酒的微信后台,前30名粉丝可以获得产区协会送出的开瓶器、笔记本、帆布袋等周边礼品套装,最幸运的一名粉丝可以获得一瓶来自墨贡特级园的葡萄酒。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