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天啦噜,这些独占园背后都是些什么神仙经历?

北风和你呀 2019.01.03

谈及独占园(monopole)的含义,想必大家再清楚不过。所谓独占指的是某块葡萄园专属于一家酒庄或酒商,许多爱好者更是能扒拉着手指头列出一串知名独占园的名字。但我们真的了解它们吗?今天笔者想同大家一起,穿过历史的长河,去揭开它们背后的故事。

Château-Grillet

一个人站成一支队伍这句话,与Grillet的情形,再相似不过。在这里,整个产区只有一家酒庄,而酒庄又坐拥整个产区。

对Château-Grillet的记载可追溯到公元3世纪, Probus皇帝在Condrieu 和Château-Grillet种满了从达马提亚(Dalmatia)带回的葡萄。Château-Grillet附近的Saint-Roman-en-Gal考古遗址中留存着大量马赛克壁画,其中有一幅展示了包括破碎葡萄在内的庆祝丰收的景象。


图片来源: chateau-grillet.com

而在这里进行葡萄的种植酿造也许与古罗马有着密不可分的联系。古高卢部落阿洛布罗日人(Allobroges)获得了罗马公民身份,因此有权种植葡萄。而罗纳河谷右岸正是阿洛布罗日人的领地。18世纪,Château-Grillet早已名声在外,托马斯杰斐逊(Thomas Jefferson)的到访就足以证明。此外,1814年, Chateau de Malmaison(拿破仑一世第一任妻子约瑟芬·德·博哈内斯皇后的住所)的酒窖酒单记载有:296瓶Grillet葡萄酒,每瓶以592法郎购得。Château-Grillet的价格一度与Hermitage和Côte-Rôtie价格持平甚至超过这两个产区。1827年,Neyret-Gachet家族买下Château-Grillet,并于2011年转手给Pinault家族(拉图酒庄所有者)。


图片来源: chateau-grillet.com

Grillet位于罗讷河右岸,Vérin村和Saint-Michel-sur-Rhône(卢瓦尔省)之间,占地3.5公顷,在这里种满了平均藤龄45岁的葡萄藤。海拔105-200米的陡峭朝南斜坡上开出层层梯田,极像古罗马的圆形剧场,特殊的地形使这里拥有充足的阳光,免受北方密史脱拉风(Mistral)的侵袭。作为Grillet的王者,维欧尼(Viogner)在这种独特环境下表现出的是馥郁的香气,厚实的结构、极高的集中度以及更强的陈年潜力。

Sassicaia

因为一支酒,整块葡萄园获得了DOC标签,酒生巅峰也许就是这样了吧。

上世纪40年代的Tenuta San Guido还只是Bolgheri小镇里一块籍籍无名的土地,作为马里奥·切萨·德拉·罗基塔侯爵(Marquis Mario Incisa della Rocchetta)的夫人Clarice della Gherardesca的嫁妆,随其嫁入Rocchetta家族。

图片来源:Enoagricola

二战过后,Mario侯爵与妻子回到Bolgheri,打理起Tenuta San Guido。一番考察之后。Mario发现,这里的土地与波尔多左岸的土质十分相似。爱极了波尔多葡萄酒的Mario侯爵在这块土地上种满了赤霞珠和品丽珠,并给这块葡萄园命名为Sassicaia,意为许多石头的区域。Sassicaia的第一个年份在1945年正式装瓶。但习惯了清淡口味的人们并未对其产生兴趣,当地的酒评家也并不看好。因此,很长一段时间内,这些葡萄酒都只在家族内部饮用,也有一小部分葡萄酒被储存在Castiglioncello di Bolgheri酒窖。但渐渐地,Mario侯爵意识到,这些陈年的葡萄酒慢慢起了变化,在尝过这些酒后,他的儿子Nicolò和外甥Piero Antinori(安东尼世家酒庄掌门人)极力鼓励他将Sassicaia推向市场,同时Piero还请酿酒大师Giacomo Tachis前往协助自家舅舅。

图片来源:House of Townend

1968年, Sassicaia首次商业化上市,并迅速成为了可以与最优质波尔多相媲美的赤霞珠。10年后,在Decanter举办的“伟大的波尔多”品鉴会上,Sassicaia力压11个国家的33款葡萄酒,一举夺魁。1994年,Sassicaia被授予DOC标签——Bolgheri Sassicaia DOC,成为宝格利(Bolgheri DOC)产区的子产区,这也是意大利唯一一个被授予单独DOC的酒庄。


不过论起独占园来,最多最知名的地方大家肯定门儿清。

在风土尤为重要的勃艮第,独占园概念显得尤为重要。并且由于拿破仑法典中规定,遗产将由子女平分,而平分的土地有的几经易手,早已不属于家族,因而,在勃艮第,想要拥有一块独占园,尤其是特级独占园,是一件极其艰难的事情。


La Romanee Conti

最初的La Romanee Conti只是勃艮第公爵Hugues 二世捐赠给圣维旺修道院众多未经土地中的一块。对土地重新进行整理划分后,修道士们给它命名为五人田Le Cloux des cinq Journaux,这即是La Romanee Conti前身。没有人知道,数百年之后的它成为了世上最耀眼的葡萄园。有荆山玉,更要有识玉人,细心雕琢,方显本色。

(Journaux是古时候法国土地的计量单位,1 Journaux约合5.1亩,即0.34公顷,表示一个勃艮第酒农用马一天能耕作的面积。为了便于表达,这里把1 Journaux称为一人田。)

图片来源:winehog.org

1512年,Le Cloux des cinq Journaux已经被更名Clos de Cloux,随后销声匿迹。1584年,这块土地第一次种植了黑皮诺,而这也是Clos de Cloux暌违72年后,再现人间。自此开始Clos de Cloux频频易主。1651年,一份租约显示Clos de Cloux已然更名为La Romanee,此时其价格也成倍上涨。1760年,更以92400里弗被康帝王子购入。法国大革命爆发后,La Romanee被收归国有,随后冠上Conti亲王的名字进行拍卖。

辗转数十年,La Ronmanee Conti园生的另一个重要人物出现了,家财雄厚作用众多名园的Jacques-Marie Duvault-Blochet(DRC现任庄主Aubert de Villaine的祖先)将其收入囊中,并立下遗嘱La Ronmanee Conti必须保持完整,只能传承,不可分割。

图片来源:ameblo.jp

历经几代传承,Aubert de Villaine的父亲Edmond Gaudin de Villaine接掌DRC,之后的情节估计大家都倒背如流了。多重危机使得酒庄经济下滑,Henri Leroy购入DRC 50%股份,Aubert de Villaine成为DRC现任掌门人,而Henri之女Lalou Bize-Leroy 加入24年后离开DRC。

La Ronmanee Conti位于Vosne Romanne村,总面积1.8公顷,平均藤龄53年,产量2500公升/公顷。园区管理融入生物动力法理念,整个酿造过程臻于至善。无论从风土层面或是其他,La Ronmanee Conti早已站上神坛,成为了最为神秘最为传奇的葡萄园。

La Tâche

在勃艮第鼎鼎大名的特级园中,La Tâche无疑是其中的前三甲。这块葡萄园同La Ronmanee Conti是DRC旗下唯二的独占特级园。近20年,庄主 Aubert de Villaine 开口闭口都是这块园,似乎在吶喊:你们为什么看不到它的卓越,它的不凡。

有记载的La Tâche最早的主人是勃艮第地区议会主席Jean-Baptiste Le Goux de la Berchére (1568 – 1631)。1738年,他的后辈第戎议会主席Joseph Joly de Bévy继承了La Tâche并最终传给了儿子Louis-Philibert。无独有偶,同样身处法国大革命浪潮的La Tâche同样难逃被充公拍卖的命运,为了卖个好价钱, La Tâche也冠上主人的名字,变成了La Tâche Joly de Bévy,此时的La Tâche仅有1.42公顷。这次拍卖后, La Tâche几经转手, 最终在1815年,归入Liger-Belair家族。

图片来源:Pearl of Burgundy

俗话说得好,人红是非多,当然,园红也是。La Tâche与旁边的Les Gaudichots(高迪匈)园区界定并不明显,就着这个机会,J.J.Lausseure家族开始将自家的Les Gaudichots冠以La Tâche出售。更神奇的是,Liger-Belair家族不光默许了,并且也购入了0.027公顷的Les Gaudichots,同样干起了挂羊头卖狗肉的勾当。这两家一乱,又一个人坐不住了,DRC创始人Jacques-Marie Duvault Blochet借机大量购入Les Gaudichots的土地,并在文件中将其标为La Tâche。

终于回过味儿的Liger-Belair家族诉诸法庭,然而并未成功。1930年,DRC酒庄甚至将手头所有Les Gaudichots都以La Tâche装瓶。这一行为彻底让Liger-Belair家族炸了毛,继续上诉却依然是屡告屡败,最终INAO(the Comtie National d’Appleation d’Orgine)裁定,Les Gaudichots更名为Les Gaudichots ou La Tâche,归入La Tâche地块。

1929年金融危机带来了巨大冲击,Liger-Belair旗下的Maison C. Marey宣告破产,随后Liger-Belair伯爵夫人(Comtesse Liger-Belair)去世,她的10个继承人最终卖掉了手头的葡萄园。瞅准机会的DRC酒庄收购了其手下的La Tâche Joly de Bévy和一些Les Gaudichots地块,并将La Tâche Joly de Bévy和Les Gadichots ou La Tâche合并为La Tâche独占园。

图片来源:Pinterest

如今的La Tâche总面积达6.062公顷,葡萄藤与La Ronmanee Conti同根同源的它出产酒体极为饱满,结构紧实,香气复杂的葡萄酒。曾经也有很多人对它持有怀疑态度,认为它名气大过实力,然而今天的它已经靠自己的品质,出产了世界上最为昂贵和最具影响力的葡萄酒之一。

La Romanee

作为勃艮第三大园之一的La Romanee是法国最小的AOC产区,面积仅为La Ronmanee Conti的一半。目前La Romanee是Liger-Belair酒庄的独占园。

据记载,起初的La Romanee被分为6个地块,1760年绘制给Conti王子的地图和La Romanee的税务记录就证实了这一点。而今,这块土地能够变成一块更比六块强,着实应该归功于路易·里杰-贝奈尔 (Louis Liger-Belair)。是的,没看错,就是曾经拥有La Tâche的那个家族。18世纪,他通过联姻获得了La Romanee其中一个地块,在当时,这块地被称为Aux Echanges。随后的12 年里,Louis不断购买其他几个地块并将其合并,并且在第戎对La Romanee这个名称进行注册,在Louis的努力下, La Romanee成为了Liger-Belair家族的独占园。

图片来源:Vinous

老话讲,富贵无三代。完整的La Romanee堪堪度过一个世纪,当时的掌家老太太就过世了。当时的法律规定,未成年人不得继承土地,而能继承土地的人也无法即刻提取遗产,生怕分不到遗产的后辈们一合计,干脆,把这园子卖了折现就得了。这批被变卖的园子就包括La Romanee, Tâche以及一级园Aux Reignots。

家族里有一位叫做Just Liger-Belair的后辈,不忍看到祖宗基业就这么毁于一旦,拼尽全力与传奇酿酒师Rene Engel竞争,总算为家族保下了La Romanee 和Aux Reignots。本职是神父的Just Liger-Belair无暇顾及葡萄园,便将其租赁给其他家族或佃农耕种,直至2002年,Liger-Belair家族第七代继承人Louis-Michel Liger-Belair重获La Romanee葡萄园的种植权,命途坎坷的La Romanee终于归位。

图片来源:Wine Cellar Plus

结构饱满,酸度丰沛,果香浓郁,极尽平衡。这块面积仅0.8452公顷的特级园能够与La Tâche、La Ronmanee Conti比肩,并非是靠传奇故事,而是酒中爆发出的无穷潜力。

La Grande Rue

处于“别人家的葡萄园”的包围圈中,La Grande Rue(大街园)理所当然的被拿来与周围的园子比较,甚至它的名字也是因为连接两块顶级名园的土地得来的。目前,La Grande Rue是Larmache酒庄的独占园。

地图显示,La Grande Rue上下与La Ronmanee Conti、La Tâche接壤,左右两边又围着La Romanee和Romanee St Vivant。而这块地没能尽早成为特级园居然是因为不舍得钱。

图片来源:Pearl of Burgundy

有史料记载的La Grande Rue最早的主人(1450年)来自Richard de Chissey家族。法国大革命之后, Marey家族拍得La Grande Rue,将其送给 Guillaume Felix Marey与Félicité de Champeaux de La Boulaye,作为新婚礼物。1934年,Guillaume Felix Marey的女儿Ludovie Marey与Liger-Belair家族的Comte Louis Charles联姻,夫妻俩又将La Grande Rue归入女儿的陪嫁之中。是的,名园收割机Liger-Belair家族又出现了。当然,这次Liger-Belair家族只是倒了一手,园子还没怎么捂热乎,转头就让Joseph de Champeaux连闺女带园子娶走了。

大萧条时期,La Grande Rue挂牌出售,兜兜转转落入Henri Larmache手中。而正在这一时期开始进行葡萄园等级认定。当时的酒农十分贫穷,特级园与一级园葡萄酒的赋税差与价格差并不对等。经过一番考虑,Henri 选择将La Grande Rue留在一级园层级。

图片来源:thefrenchcellar.sg

1984年,Henri的儿媳Marie-Blanche提交了升级申请,直至1989年,才被认定为特级园,由于政令的延迟,最终在1992年,La Grande Rue被正式获准升为特级园。作为Vosne Romanne最后一个特级园,无论是酒质还是对风土的表达,La Grande Rue与其他特级园都仍存有一定的差距。

Clos de Tart

勃艮第五大特级独占园中,只有Clos de Tart不属于Vosne Romanne村。它位于Morey-Saint-Denis村,目前是Mommessin酒庄的独占园。


图片来源:PILLARIWINE


这块葡萄园自有记载起,仅历经了4任主人。Clos de Tart的历史可追溯至1411年,西多会的修女在此建立了上大德修道院(Tart-le-Haut),而他们拥有的这块葡萄园也被称为“大德园”。此后,大德园始终归属教会管理。法国大革命期间,Clos de Tart被Claude-Nicolas Marey拍得。1932年,大酒商莫门森(Mommensin)又以40万法郎的价格收购Clos de Tart。1996年,应Mommensin家族邀请,沙利文•皮特尔(Sylvain Pitiot),正式担任大德园的酿酒师。2017年10月27日大德园被拉图酒庄庄主弗朗索瓦·皮诺特(François Pinault)控股的阿尔特弥斯酒业集团(Artemis)收购。


图片来源:Wikipedia

自沙利文•皮特尔(Sylvain Pitiot)进入酒庄后,他开始了大刀阔斧的改革。降低产量,注重品质,追求完美成熟度,分批酿造等措施,这些管理方式一扫Clos de Tart之前平庸的酒质,使大德园焕发了新的生机。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