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永远不要走捷径:专访蒙大菲首席酿酒师——吉娜维芙·詹森

北风和你呀 2019.03.28

1966年,Oakville,蒙大菲先生一手创建了自己的酒庄。
他说,酿造美酒是一种技巧,酿造顶级佳酿是一门艺术。他毕生的梦想就是自己生产出的纳帕谷的葡萄酒可以与世界最好的葡萄酒相媲美。

图片来源:Robert Mondavi Winery

承载着加州葡萄酒教父的期望,罗伯特·蒙大菲酒庄已度过了53个春秋,天命之年的它早已跻身世界顶级佳酿的行列。

斯人已逝,然精神永存。

2019年,成都,酒庄首席酿酒师吉娜维芙·詹森(Genevieve Janssens)女士携美酒再回春糖,为大家带来一场精妙绝伦的蒙大菲酒庄珍藏赤霞珠垂直品鉴大师班。


图片来源:Robert Mondavi Winery

吉娜维芙出生于摩洛哥,在法国长大,出身酿酒世家的她很早就明白,品质是葡萄酒的制胜法门。就读于法国波尔多大学,跟随Jean Ribereau-Gayon,Pascal Ribereau-Gayon(前者的儿子)和Emile Peynaud三位现代葡萄酒传奇人物学习葡萄酒酿造的经历,使得吉娜维芙对酿造有了更深的理解。


 Genevieve Janssens女士图片来源:Robert Mondavi Winery

1974年,获得葡萄酒酿造学国家文凭。此后负责管理位于科西嘉和法国其他地区的家族葡萄园(至1977年),同时经营自己位于普罗旺斯的葡萄酒实验室,并在70年代中期担任若干法国酒庄的酿酒顾问。

1978年,移居至纳帕谷担任罗伯特·蒙大菲酒庄实验室酿酒师和助理酿酒师。

1979年,离开酒庄,继续探索加州,担任若干纳帕产区酒庄的酿酒顾问。

1989年,担任Opus One酒庄生产总监。

1997年,回归罗伯特·蒙大菲酒庄担任酒庄酿酒总监。

2000年,帮助实施了To Kalon项目(罗伯特•蒙大菲酒庄自1966年成立以来的第一次重大改造)

2009年,法国政府授予其国家农业荣誉勋章。

2010年,被《葡萄酒爱好者》(Wine Enthusiast)杂志评为 “年度杰出酿酒师”。

酒斛网有幸对吉娜维芙女士进行了采访,采访实录如下:

印象·中国


Q:您是第几次来中国?对中国消费者印象如何?

Genevieve Janssens:我到中国大概有两三次了,其中有一次是2016年我们蒙大菲酒庄做50周年纪念活动。

现在越来越多的中国葡萄酒爱好者去往纳帕谷,去往蒙大菲酒庄。现在我们的酒庄已经有四名专门服务于中国葡萄酒爱好者的导游。我眼中的中国消费者非常开放,非常大胆,非常具有探索性,愿意接受新事物。

图片来源:Robert Mondavi Winery

结缘·蒙大菲


Q:请问您选择成为一名酿酒工作者的原动力是什么?

Genevieve Janssens:从我的曾祖父那一辈起,我们家族开始酿酒,到我父亲这一辈,家族由酿造散装酒转向酿造瓶装酒。我父亲相信,无论在什么条件下,只有拥有最好的品质,你才能生存下来。出生于这样一个酿酒世家,我的生活中时时处处都在接触葡萄酒,我对葡萄酒充满着热情,所以选择投身于酿酒事业。

Q:您出身于传统的酿酒世家,为什么最终选择纳帕谷,选择罗伯特·蒙大菲酒庄?

Genevieve Janssens:我的父亲是一个对酿酒极具热情的人,他一直教导我,不要走捷径,要关注细节,力求做到完美。在1977年,我的父亲与很多其他法国酿酒师一同前往加州拜访罗伯特·蒙大菲酒庄,而我也有幸随行。彼时的蒙大菲先生早已因其企业家精神与创新精神扬名欧洲。

毕业5年后,我又一次去到加州,想要更深入的学习葡萄酒。我的父亲也建议我去纳帕谷,去拜访罗伯特·蒙大菲酒庄,他说这对于年轻的酿酒人而言十分重要。在了解了蒙大菲酒庄对于葡萄酒的梦想与前景规划之后,我觉得我就是属于这个酒庄的。与时任酿酒总监Zelma Long聊天结束后,我对她说,如果您有工作机会可以提供给我,我愿意加入。而两个月之后,大洋彼岸的一通电话把我带到了蒙大菲酒庄。

图片来源:advantage.com

酿酒师·匠人精神


Q:蒙大菲先生对您的酿酒生涯有何影响?您如何看待与蒙大菲先生共事的时光?

Genevieve Janssens:蒙大菲先生是一位真正的导师。作为领导,他非常善于在合作中激励员工。蒙大菲先生时常教导我,不要走捷径,要把自己的灵魂融入到酿酒事业中去,永远不要放弃,永远不要在酒质上妥协,让自己达到一个更高的层次,这些对于酒庄而言非常重要。

Q:在60年代的美国,大家都推崇浓郁的桶味,为什么蒙大菲先生选择了酿造带有新鲜果香的葡萄酒?

Genevieve Janssens:首先,是蒙大菲先生在60年代首先将橡木桶陈酿的概念带到美国来的。

在那时,酿酒几乎没有什么技术可言,只是将所有品种混到一起酿造,酿出酒就可以了。此前,很多人采用泡橡木片的手段给葡萄酒增加橡木味,酿出的酒比较粗糙,不够有深度。 为此,蒙大非先生专门前往波尔多、勃艮第、卢瓦尔河谷等地,学习使用橡木桶酿造高质量葡萄酒。

法国高品质葡萄酒突出果味,突出酒的平衡和典雅的酿造风格激发了蒙大菲先生的灵感。他开始专注于某些单一的品种的酿造,致力于表达品种的独特风格。

举例来说,当时美国的长相思非常劣质,并没有没什么标准可言。人们通常将长相思与雷司令混酿在一起,只要你添加了一点长相思,你都可以把它叫做长相思。而蒙大菲先生,他想做100%或者只添加一点点赛美蓉的长相思,意在表达长相思自身的风格与风土的纯净

 图片来源:bpwine.com

Q:您如何看待To Kalon产区的风土?请问您认为需要具备哪些条件才能酿造出可以称之为艺术品的葡萄酒? 

Genevieve Janssens:To Kalon是个非常独特的产区,它坐落于纳帕的中心,位于Mayacamas山脉底部,受到从Sonoma山和海湾吹来的冷凉海风影响,昼夜温差非常大。每天清晨,晨雾包裹着葡萄园,中午雾气渐渐散去,葡萄园得以享受充足的阳光照射。几百万年的地质变迁,使得这里拥有非常丰富的土壤条件。顺着山脉冲积下来的土壤在山脚形成扇形冲积平原。距离山脉较远的土壤黏土成分更多,中间地带呈现出沙质土壤,山坡以及靠近山脉的部分充满着砾石块。在这样的土质条件下,葡萄藤会尽可能深的扎根,来获取稀少的养分和水分。

 图片来源:robertmondaviwinery.com

我认为To Kalon是整个纳帕地区最好的葡萄园。无论当年年份好坏,我们总能在这片土地上收获非常高品质的葡萄酒。

对于伟大的葡萄酒而言,首先需要非常好的葡萄园。排水要好,要贫瘠,拥有复杂丰富的土壤,优越的位置,这些都是一块优质葡萄园应该具备的素质。酿造伟大的葡萄酒并不需要肥沃的土壤,葡萄需要经历磨难,才能够激发出无限的潜能去产出伟大的葡萄酒。此外,人也非常重要,尤其是葡萄园的管理者,要清楚什么时候种植,种什么品种,每个品种种多少,种植在什么样的土地上,什么时候采收,都是非常重要的,这是一项系统的工作并不局限于某一人。


Q:对于具有挑战性的年份而言,很多消费者更偏好好年份,在您眼中怎样的年份可以称之为伟大的年份?

Genevieve Janssens:对我而言,很难定义什么是最好的年份。用To Kalon的赤霞珠来说明,消费者更喜欢柔顺圆润的葡萄酒,这样的葡萄酒出生于降水比较多的年份,通常也不会太艰难,有足量的水分与营养支持它们达到这种风格。有些人将一些干旱的年份定义为伟大的年份,降水较少,酒体比较饱满,结构很强,有肌肉感。所以并不能单纯的去定义伟大,因为每个人的喜好并不相同。


Q:作为酿酒师,您是如何看待具有挑战性的年份?

Genevieve Janssens:I love it!Work!Work!Work!具有挑战性的年份会让你重新认识自己,重新审视自己的技术、梳理自己的知识。面对更多的挑战,你也会学到更多。虽然你会很焦虑,你不知道结果会怎样,但你仍然有三个机会可以弥补年份带来的差距,第一次是在种植和采收过程,第二次是在酿造过程,第三次是在调配过程。当然,这整个进程你都会非常焦虑。

Q:现在有一部分酒庄开始转变风格,迎合市场,请问您如何看待葡萄酒酿造风格与市场的关系?

Genevieve Janssens:我能回答这个问题,举个例子,如果你有一块非常好的葡萄园,那你真的不用太担心该如何迎合消费者,因为土壤赋予你足够多。对于在这些葡萄园工作的酿酒师而言,他们真的非常幸运,因为他们更重要的使命是去维护葡萄园风土所反馈出来的风格,而不是一味地使用酿造技术。酿酒师是工匠,是为风土服务的。


还有一些酿酒师会改变自己的风格,来迎合消费者的趋势,口味等,他们在酿酒过程中,融入很多创意。现在,有很多年轻的酿酒师正在做这样的工作。我非常尊敬这样的酿酒师,可能他们每十年都要完全的改变自己的酿酒风格,技术,去适应消费者的口味变化。这是我们从传统的种植方式开始往更创新的方向前进的非常重要的阶段

发现·中国


Q:请问您如何看待中国葡萄酒市场?

Genevieve Janssens:作为酿酒师,可能我对中国的市场并没有那么了解,但我知道,越来越多的中国人开始接受葡萄酒教育,他们很了解波尔多的酒,但可能大家对纳帕并不是很了解,纳帕产区正慢慢植根于消费者的脑海里,植根于世界葡萄酒的版图上。现在纳帕产区的葡萄酒完全有与波尔多高端酒相媲美的品质,我相信,假以时日,纳帕葡萄酒必然会在中国市场大放异彩。

Q:近年来中国葡萄酒逐渐有了自己的风格,请问您对中国葡萄酒的发展有何看法?


Genevieve Janssens:我曾在蒙大菲酒庄50周年的时候来到成都春糖,并且试了一些中国葡萄酒,我非常惊讶,因为很多葡萄酒具有非常高的品质。在我看来,中国风土虽然还未被完全发掘(当然,这是一项非常复杂困难,需要耗费大量时间去学习的工作),但是中国有很多机会,去发现另一个像波尔多、勃艮第、纳帕一样的优秀产区,因为中国很大,风土多种多样。并且,还有很多很多中国酿酒人在为酿造优质的中国葡萄酒而努力。我能看到他们的用心与努力,并且我也非常希望在糖酒会中去尝试更多的葡萄酒。我相信他们会有很大的进步。

 图片来源:Robert Mondavi Winery

笔者有话说


在采访中,吉娜维芙提到她父亲与蒙大菲先生对她的教导。要用心,不要走捷径,要关注细节,永远不要放弃。既是讲述,也是提点,笔者深深受教。

聊到To Kalon,吉娜维芙滔滔不绝的讲述了To Kalon的风土,讲述了一瓶伟大的酒的产生是要经历磨难的。无八十一难焉能取得真经,言及此处,笔者内心涌出的并不是一瓶优质的酒应当具备什么,而是一段古文:故天将降大任于是人也,必先苦其心志,劳其筋骨,饿其体肤,空乏其身,行拂乱其所为,所以动心忍性,曾益其所不能。(节选自《生于忧患,死于安乐》)

人如是,万物亦如是。

谈及具有挑战性的年份,她非常兴奋地说了一句,I love it!Work!Work!Work!而后又说,当然,这整个过程也会非常焦虑。

干巴巴的文字不足以表达她那一段话里饱含的深情。满溢出的是对酿酒事业的热爱,面临挑战性年份的兴奋,对自身的重新审视与反思……

采访毕合影,她兴奋的提议,趴在蒙大菲酒庄建筑模型的拱门下拍照。

如此伟大,如此可爱。


文中部分图片来源:Google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