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道
首页 酒斛网

LVMH收购 Clos des Lambrays引强烈震荡

Mei-Wine 2014.08.12

Mei Hong(洪梅)2014年6月 写于伯艮地

本文首发于“葡萄酒评论”杂志 (La Revue de Vin de France中文版)八月刊

今年 4月 14日,爆炸性新闻从天而降:世界奢侈品巨头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集团 (LVMH)以总价 1亿欧元收购了勃艮第名庄 Domaine du Clos des Lambrays (下文简称 “Lambrays”)! 已经拥有波尔多列级名庄白马和伊甘 ,以及著名香槟品牌唐培里浓的法国首富、LVMH的大老板 Bernard Arnault垂涎勃艮第早已不是秘密。年前有传言他收购 Gevrey Chambertin大庄 Domaine Henri Rebourseau之谈判已进入尾声,最后还是不了了之。此次神不知鬼不觉地成功拿下 Lambrays,可谓大手笔。

没有对手的收购事件

Lambrays Topdown

Lambrays上任庄主德国的 Freund先生于 2010年去世,其遗孀已年近八十,而其子对继承酒庄并无兴趣,故酒庄的出售其实只是个时间问题。但 Lambrays总管 Thierry Brouin在接受采访时透露,LVMH在收购过程中其实根本没有竞争对手,因为酒庄并未正式挂牌待购,公开接受投标。LVMH一年前开始谨慎低调地同 Freund夫人接洽,双方相处甚欢。尽管有来自多方面包括香槟区和海外投资人的收购意向,但 Freund夫人最后决定只同 LVMH单方洽谈,其他投资人甚至连竞价的机会都没有。现庄主认为 LVMH的总体方案最有利于酒庄长远的持续发展。

比起近期勃艮第一些令人咋舌的高价易手纪录,LVMH以 1亿欧元收购 10.72公顷的 Lambrays,此价格其实比业内观察家预测的甚至还稍低一些,这可能同此次收购并没有竞价过程有关。近期交易纪录显示,勃艮第最顶级红白特级园的价格区间已高达每公顷1600万至 2400万欧元。1亿欧元的交易价包括了对 Lambrays所有资产的全盘收购,除了核心资产—— 8.66公顷的“几乎独占”特级园Clos des Lambrays,还涵盖了酒庄其他所有田产、房产及设备,其中的明珠无疑是位于 Puligny-Montrachet村极为诱人的霞多丽一级园Le Clos des Caillerets和 Les Folatières的两片地块 (请参阅文后酒庄田产明细)。

除了特级园和一级园的风土,酒庄的另一珍宝是已任职35年的老总管 Thierry Brouin。正是他在过去两任庄主的财力支持下,一手在沉沦的废墟上重建了酒庄应有的辉煌。根据收购协议,现已年近 70的 Thierry Brouin将继续工作至 2016年份;之后的两年以独家顾问的身份参与,确保酒庄风格和品质的延续。这对 Lambrays的爱好者来说无疑是一大安慰。

拥有全球强大经销网络的 LVMH接管 Lambrays将会对其今后的商业运作产生怎样的影响,我们拭目以待。但 Thierry Brouin透露,LVMH在洽谈中曾以书面形式向他保证,短期内,酒庄的销售模式将不会有任何改变。但 Brouin认为价格的提高是不可避免的 - 目前, Clos des Lambrays同类似级别的特级园(例如Clos de Tart)比较;价格相对偏低。

一个人和一家酒庄

同夜丘的很多著名葡萄园一样, Clos des Lambrays的历史可以追溯到中世纪修道院拥有和管理的时代。最早的文案记录出现在 1365年,直到1789年法国大革命前,葡萄园都一直隶属于西多修道院。1836年后,庄园虽几经易手,但始终由一主独占。作为特级园的 Clos des Lambrays法定占地面积有 8.7公顷,而今天的 Domaine des Lambrays一共拥有其中的 8.66公顷,所以称作“Quasi-Monopole ”(几乎独占园)。剩下的 430平方米田产归在 Domaine Taupenot-Merme门下。

然而,Lambrays真正的复兴却是在 1980年阿尔及利亚的 Saier兄弟收购之后。 新主人接手之后,做了两件意义深远的事。第一,即刻向法国产区管理机构INAO申请将Clos des Lambrays提升为特级园。 尽管葡萄园多年疏于照料,状况惨淡,但鉴于它所处的地理位置(夹在著名的特级园Clos de Tart和 Clos St Denis之间,并处在同一海拔高度),INAO在立案后的第二年就批准了升级,这在官僚主义泛滥的法国堪称罕见。这一升级也再次力证了勃艮第的列级体系是完全以风土潜质为基础的。 就这样,Clos des Lambrays在 1981年 4月 27日顺利地成为 Morey-Saint-Denis村的第五个特级园。

新主人的另一富有远见的重要举措是雇佣了当时年仅34岁的年轻酿酒师Thierry Brouin,来掌管酒庄的重建和发展。 Brouin是受训于第戎大学酿造专业的酿酒师,并有在 INAO工作的丰富经验,他在 Lambrays升级到特级园的过程中立下汗马功劳。 

Thierry Brouin在酿酒桶边

Brouin上任后的一个重要措施是将三分之一左右的葡萄园重新栽种,而幼藤所产的葡萄酿成的酒,则全部降级为 Morey-Saint-Denis一级园,直至 25年后的 2005年份才重新混入特级园。事实上,Lambrays在过去 35年里所取得的辉煌成就正是整个勃艮第产区成长历程的缩影,是勃艮第精英酒庄的典型代表。1996年酒庄再次易手,德国富商Freund夫妇从 Saier手中买下 Lambrays,酒庄的进展更是加快了步伐。

在种植方面,Brouin通过冬季剪枝,春季严格去除赘芽和夏季绿色采收等步骤对产量进行严格控制。酒庄基本上使用有机管理手段,停止使用化学除草剂和杀虫剂。而酿造方面也愈加炉火纯青,各种设备和技术的优化,确保了对优质葡萄原材料最大程度上的保护和尊重。 Lambrays是整个 Morey村第一个使用筛选台的酒庄;而今天,筛选台已成为所有优质酒庄必不可少的设备。

在谈到接班人问题时,现已年近七旬的 Brouin说,他寻找的是一个能够肩负多种重任,拥有众多才华的人。他不认为 Chambolle-Musigny的名庄 Domaine du Comte de Vogüe的三人团队模式 (分别负责种植、酿造和市场销售)对 Lambrays来说是最有效的管理模式。
他对未来新总管的建议是,永远贴近葡萄园,那里才是一切伟大的酒的根源。

独一无二的 Clos des Lambrays

特级园Clos des Lambrays在酒风上独树一帜。这一方面得益于它独特的风土:比起毗邻的 Clos de Tart,它的核心地块拥有相对肥厚并富含氧化铁的红色土壤,这赋予所酿出的葡萄酒更丰盈饱满的酒体,更浓郁的果味。另一方面,酒庄在种植和酿造方面的理念和相应措施也对塑造酒的风格起到很大作用。Lambrays每年都比邻居Clos de Tart早一周时间开始并完成采收,发酵时使用非常高比例的全梗酿造,萃取手法柔和,新桶比例相对较低,而装瓶时间则相对较早,所有这些都使得Clos des Lambrays具有香气清新优雅,浓郁但从不过于厚重肥腻的特点,是一款极富能量感的特级佳酿。

最后还有很重要的一点:8公顷多的 Clos des Lambrays,其实还分成众多风土有微妙差别的小地块,这些地块每年的采收时间皆有先后,并且分开酿造(酒庄每年都有 6到8个不同 Cuvées在不同发酵桶内分别处理),直到入木桶前才混在一起。另外,酒庄每年都通过品鉴,将部分被认为未达到特级园至高水准的酒降级为一级园,同酒庄其他的一级园酒混在一起,以确保Clos des Lambrays特级园的一贯卓越品质。这也是 Lambrays作为一个“几乎独占”特级园的优势所在。

勃艮第之魂尤在?

尽管 LVMH对 Lambrays的收购价格在预计的范围之内,这个交易仍构成勃艮第历史上一个重要的里程碑——如此大规模的“几乎独占”特级园第一次落入外来大型财团手中,无疑再次印证了投资者对勃艮第葡萄酒产业的浓厚兴趣,并在产区内部激起不少抵触情绪。

虽然勃艮第对所谓的“外来”投资并不陌生,但近年来葡萄园价格的节节高升却对产区未来发展产生深远影响。例如,法国零售业巨头、 著名的波尔多 Chateau Latour主人 Francois Pinault近年来亦步步深入勃艮第。从 2006年以 1300万欧元收购拥有 6公顷顶级田产的 Vosne-Romanée村名庄 Domaine Engel开始,更在 2012年以天文数字的价格买下一个 Ouvrée (相当于 0.04公顷)的 Montrachet及两个 Ouvrées的 Batard-Montrachet特级园田产,将这两块世界上最昂贵的生产白酒的葡萄园的估值推向新高,分别达到每公顷2400万和 2160万欧元。这同 Lalou Bize-Leroy夫人在 2011年以 80到90万欧元买下一个 Ouvrée的 Batard Montrachet的天价遥相呼应,创下勃艮第特级园田产价格的新纪录。 

2012年,继加拿大金融家Moray Tawse买下 5公顷的 Gevrey-Chambertin名庄 Domaine Maume后,赌王何鸿燊旗下澳门博彩控股以 800万欧元收购了 Chateau de Gevrey Chambertin以及其周边2公顷田产,远高于当地酒农最初500万欧元的报价,这在勃艮第掀起轩然大波,来自酒农工会的负面反应尤其强烈。

勃艮第顶级葡萄园天文数字的交易价远远超出了传统酒农所能承受的范围,包括大部分精英酒庄。这意味着,今天只有外来“口袋”很深的财团才有实力收购这些令人垂涎的田产。

更重要的是,由于最新田产交易纪录构成遗产税计算的参照指标,田产价格变本加厉地高涨,导致勃艮第酒庄传承的税务负担日趋繁重。 据《今日勃艮第》杂志的数据,在勃艮第产区, 50岁以上的庄主中,有 65%将面临没有继承人的困境,其中一大原因正是下一代法定继承人因运营上的困难而选择不再继承家业。另一相关数据是,在 2000年到2010年的 10年中,勃艮第酒庄的数量减少了 19%, 而拥有十公顷以上田产的相对大型酒庄的田产面积却在同期增加了 23%。这意味着大吃小的兼并现象正在悄然无声中进行,勃艮第酒庄的平均规模已经从 2000年的 5.4公顷递增到2010年的 7.6公顷。 这个趋势目前有加快的迹象。

以单一家庭为单位,世代依附于土地,世代传承的小农耕作是勃艮第经济和文化的基本模式。酒农同葡萄园之间紧密特殊的纽带是勃艮第葡萄酒的灵魂所在。在大财团进驻勃艮第,酒庄规模日趋扩大, 而酒庄拥有人同土地的关系却日益疏远的今天,勃艮第的灵魂是否有受到侵蚀的危险?一种独特风格的酒,乃至一种延续了上千年的文化是否有渐渐消失的可能?这是 LVMH收购 Clos de Lambrays带给我们的反思。

但是,如果把LVMH收购 Lambrays一味看作一个负面事件是错误的。勃艮第人应该庆幸,至少酒庄又重新回到了法国人的怀抱,并且维持了一主独占的完美状态,确保了 Clos des Lambrays作为一个风格独特的特级园的继续存在。


历代酒庄主人 

. 1365 - 1789(法国大革命) 西多修道院(Abbaye de Citeaux)

 . 1789 - 1836由74个不同业主瓜分

 . 1836-1865 Joly家族(Nuits-Saint-Georges的酒商)

 . 1865-1938 Rodier家族(法国)

 . 1938-1979 Cosson家族(法国)

 . 1979-1996 Saier兄弟(阿尔及利亚)

 . 1996-2014 Freund夫妇(德国)

*资料来源: The Great Domaines of Burgundy? Remington Normand and Charles Taylor酒庄田产明细 

. Clos des Lambrays Grand Cru 8.66 ha

. Morey-Saint-Denis 1er Cru La Riotte 0.12 ha

. Morey-Saint-Denis 1er Cru le Village 0.22 ha

. Morey-Saint-Denis Village 1.06 ha

. Puligny-Montrachet 1er Cru Clos des Caillerets 0.37 ha

. Puligny-Montrachet 1er Cru Les Folatières 0.29 ha

*资料来源: The Great Domaines of Burgundy? Remington Normand and Charles Taylor 

作者简介:

 

作者洪梅(Mei Hong)为常驻勃艮第产区葡萄酒顾问

版权声明:本文由原作者授权酒斛网发布或翻译,内容版权属于原作者,非经授权不得以任何形式转载或使用。申请授权请联系我们

微博评论

分享长微博

右键另存为下载到本地

分享长微博

分享到微信朋友圈

二维码由 Jiathis 提供

分享长微博
返回... 打开微信,点击界面右上角魔术棒,选择“扫一扫”,手机上打开后点击右上角分享