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奥林匹克精神在葡萄酒世界的展现

来源 :百尝 作者 :百尝 浏览量:25256
37

大家对于希腊神话都不感到陌生:那些波澜壮阔的战争场面,凄美动人的爱情故事;众神的名字也都耳熟能详:惟恐天下不乱的众神之首宙斯,风流倜傥的太阳神阿波罗,智慧与美貌女神维纳斯……

希腊神话可说是希腊人的宗教,希腊文明是现代西方文明的始祖。几千年来,不但西方的文学艺术作品常取材于希腊神话,国家制度、社会生活、饮食文化,许多也都和希腊神话有密不可分的关系,许多领域的专有名词也都以希腊众神的名字为名,很多习俗、节庆也皆发源于神话中的故事,如奥林匹克运动会就是如此。

任何文明的发展由来都与它本身所处的社会情况有着密切的关系,公元前九至八世纪,希腊氏族社会逐步瓦解,城邦制的奴隶社会逐渐自为政,无统一的君主,相对应的领土面积少,生产能力有限,要拥有生存的资源无非两种手段:战争与贸易。

传说中的奥运会是由宙斯所创始,事实上则起源于古希腊城邦间的战争,战争需要土兵,士兵需要强壮身体,而体育是培养能征善战士兵的有力手段。战争促进了希腊体育运动的开展,带着明显的战争烙印。战争终会令人厌恶,然后开始渴望和平,于是,为准备兵源的军事训练和体育竞技,逐渐变为和平与友谊的运动会。这也是现代奥运会的宗旨。

一次用文字记录下获奖者的名字:多利亚人克洛斯在短跑比赛中取得冠军,成为奥林匹克运动会荣获第一个桂冠的人。

14世纪初,欧洲文艺复兴引起人们对古希腊文明的回首,其中就包括了对奥林匹克精神的赞扬。意大利早期活动家马泰奥·帕尔米里亚于1450年提出要把古奥运会和平与友谊精神,贯注于人们的社会生活思想意识中去。而后考古学的深入,对奥林匹亚遗址的考察挖掘也不断地引起人们的兴趣。到了19世纪的欧洲,随着科学文化教育的发展,在德国、英国等国家开始慢慢形成一些体育项目,竞技运动以及制定相应的体育制度,国际体育组织也开始组成。十九世纪末,欧洲出现了帝国主义和垄断资本,强大的威廉德国欲发动战争来瓜分世界市场。法国毗邻德国,首当其冲地承受着战争的威胁和带来的灾难,法国人民想保持和平,渴望重新恢复象征和平与友谊的奥林匹克运动会。在法国教育家皮埃尔·德·顾拜旦的不懈努力之下,1894年成立了国际奥林匹克委员会,标志着现代奥林匹克运动的诞生。 1896年在希腊的雅典举办了第一届现代奥运会,共有13个国家的311名运动员参加。美国运动员詹·康诺利以13.71米的成绩获三级跳远金牌,成为第一位现代奥运会冠军。

而葡萄酒文化的发展也与古希腊有着千丝万缕的关系。古希腊商业交易的内容主要有三种:橄榄油、谷物、葡萄酒。酒神狄奥尼索斯(Dionysus),是希腊神话里重要的神祗之一,既是葡萄酒与狂欢之神,也是古希腊的艺术之神。他是宙斯(Zeus)和西姆莱公主(Semele)之子,在人们心中与太阳神阿波罗 (Apollo)有着几乎相同的地位。早在公元前7世纪,古希腊就有了“大酒神节”(Great Dionysia),每年3月都要在雅典举行这项活动以表达对酒神的敬意。

葡萄酒的出现要远远早于人类有文字记录的历史,数千年前就伴随着古文明诞生了。有文献的记载公元前1100年波斯人就已经大规模地酿制葡萄酒,希腊人在公元前350年统治地中海地区时也开始酿制葡萄酒,希腊神话和诗歌皆留下了许许多多的文字称颂这一大自然的产物。之后罗马人继承和发扬了葡萄的种植和酿造技术,并在一世纪前后从马赛港将葡萄文明带入高卢地区(即今天的法国),奠定了今天欧洲葡萄园的基础。现今作为世界最知名产区的波尔多勃艮第,开始只是作为欧洲内陆葡萄酒的进出口集散地而存在,随后才开始自己的酿造历史。

到中世纪,同许多其它的艺术形式如音乐、绘画、文学一样,推动葡萄酒文化发展的也是教会和僧侣。圣经中,葡萄酒被认为是上帝的血,作为宗教仪式中不可或缺的道具,同时也是享乐和奢侈的象征。
17世纪随着商贸和航海技术的发展,世界贸易空前活跃起来。中美洲的可可、阿拉伯的咖啡、中国的茶、欧洲的葡萄酒,皆成为世界性的产品。在罗马时代,酒一直被存放于木桶、陶罐内,但随着玻璃吹制技术的发明、木瓶塞和开瓶器的出现,人们开始用玻璃器皿来盛放、运输和饮用葡萄酒。经过数世纪的历史积淀,葡萄酒的酿制工艺在欧洲几乎达到了炉火纯青的地步,18和19世纪相继出现的各种法定产区制度更是对葡萄生长的风土条件、气候、品种和酿造过程作了严格的规定,葡萄酒从而一改其原始粗砺的面目,走向精致优美。法国在酒类分级制度上颇具代表性,其复杂程度往往达到令消费者厌倦的地步,但正由于这些严苛的规定而使得法国葡萄酒具备多样的风格和细腻的表现,成为个中翘楚。
而伴随着发现新大陆、战争和贸易带来的移民潮,美国、澳大利亚、智利、阿根廷等地开始种植葡萄,这些俗称“新世界”的葡萄酒地区和传统的欧洲“旧世界”产区之间的竞争也由此开始。
中国人说:文无第一,武无第二。而西方什么都要分个高下来,是否因为他们有一个胡搅蛮缠的众神之首宙斯?渊源于他的古奥运会虽然消亡了,但所创造出来的竞技运动之组织模式与奥林匹克理想和精神,对现代体育产生了深远的影响,也给人类社会留下了宝贵的文明财富。古奥林匹克精神所尊崇的人与人之间交往的自由、经商和旅行的自由,对和平与友谊的崇尚,不断探索,勇于展示自我、表现自身价值,以取胜为快的奋进精神,成为社会进步的动力。此种奥林匹克精神也从体育竞技带至其它的领域,成为文化的一部分,那就是不惧怕竞技、比赛和挑战,但前提却是尊崇公正、平等、竞争的精神,就像运动员赛前宣誓所说的那样:“不以不正当的手段取胜!”

葡萄酒界每年都会在不同的地方举办不同的酒展、酒会,也都会有各种意义和名衔的竞争,获奖的葡萄酒来自世界各地。而在这些竞争中,最引人嘱目的是其中的几次,就好像武侠小说中那些一心想要名满天下的武士,其中一个成名的捷径就是直接挑战那些早已成名的大侠。挑战总是在发生着,因此产生的故事也总是在流传着,有些在书上,有些在电视上,有些口口相传,有些很少人知道,就好像江湖上的事情一样。

在葡萄酒世界的江湖里这样的高手对决最著名的有过几次,而始作俑者则一定追始到英国人史蒂芬斯伯瑞尔(Steven Spurrier)头上,即他所组织的1976年巴黎品酒会:The PariS Wine Tasting of 1976。
那时候,就好像古老的故事一样,应该以很久很久以前来开头,法国葡萄酒处于高不可攀的地位,英国人斯伯瑞尔在巴黎开了一家葡萄酒专卖店,并经营着一所葡萄酒学校,教那些想打进巴黎社交圈的年轻白领餐桌上的葡萄酒礼仪,主要对象是一些对于巴黎来说的外国人,即在巴黎工作的英国人和美国人。为收宣传之效,斯伯瑞尔决定在美国纪念建国两百周年之际办一场加州葡萄酒和法国葡萄酒的品酒会,既可以向法国展示新而小的加州酿酒厂努力的成果,也为自己的事业打打知名度。按照惯例采用的是蒙瓶试饮的形式(Blind Tasting,亦称“盲品”),本着大家聚首一堂轻轻松松喝喝酒的想法,让他的顾客了解法国葡萄酒的优势,因为他销售的主要就是法国酒,否则他跑到法国来干什么?谁知道却惹出了大麻烦!他挑选了六款美国加州霞多丽对抗法国勃艮第的白葡萄酒,其中一款是最顶级的特级葡萄园,其它三款则是一级葡萄园;同样也是六款加州的赤霞珠来挑战波尔多的四位大侠:Chateau Haut-Brion 1970,乃1855年波尔多特级酒庄榜四大一级酒庄之—;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70,此酒在1855年分级榜仅列二级,经过不懈的努力刚在1973年升上一级酒庄的行列,正处于意气风发,风头无两之际;Chateau Leoville Las Cases 1971以及Chateau Montrose 1970,皆属波尔多老牌酒庄,被称之为超级二级酒。
 
经过他请来的法国葡萄酒专家的品尝、打分之后,结果是加州白葡萄酒Chateau Montelena  1973年的Chardonnay赢得了第一,美国Stag's Leap Wine Cellars 1973年则在红酒中拔得了头筹,皆击败了法国酒!当法国酒输掉之后,一些参与品评的法国专家,当即被其所在的葡萄酒组织除名,理由是他们的专业水准不足。斯伯瑞尔也被法国人杯葛,他委屈的说我挑这几款酒根本就是为了法国酒赢,而且也根本没想过法国酒会输!不能说是心血来潮的冲动,肯定也不是深思熟虑的结果,只是当作一件事情来做而已,竟然产生了意想不到的结局。当然整个事件在葡萄界的影响是要往后越分明,当其时的意义很多人包括当事者都还没有意识到呢。除了当事人和加州葡萄酒的庄主们“巴黎品酒会”当时并没有引起多大的关注,但是慢慢的最终还是被全世界所知晓,因为它标志着一个历史性的转折,不仅仅对于加州葡萄酒而言,同时也影响了世界葡萄酒业的发展和壮大。
 
1976年葡萄酒历史上这一著名的事件,后来被称为“巴黎评判”:The Judgment of Paris。典故来自希腊神话中“帕里斯的评判”,特洛伊王子帕里斯(Paris)接受宙斯的授命要对三位女神的容貌作出“何者最美”的评判,后来因此发生了木马屠城。而这次品酒会也有相似巨大的影响。
 
“巴黎品酒会”摧毁了法国至高无上的神话,标志了葡萄酒世界民族化时代的来临。这是葡萄酒历史的分水岭。”后来世界最知名的美国评酒大师小罗伯帕克(Robert M.Parker)如是说。二十个月后,在美国旧金山相同的红白酒再一次给摆上了擂台,即San Francisco Wine Tasting  of 1978。这一次白葡萄酒是位于旧金山以南一百英里的Chalone Winery 1974年排名最高,1973年的Chateau Montelena退居第二,第三是1973 Spring Mountain Vineyard,而名列春山之后的才是来自法国勃艮第的诸位豪杰。
 
红酒类别加州1973 Stag's Leap Wine Cellars再下一城,1970 Heitz Wine Cellars Martha's vineyard 和1971 Ridge Vineyards Monte Bello跃居二三位,法国1970 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退居第四。
 
十年之后,法国烹饪协会在斯伯瑞尔的协助下重复了1976年的动作。举办了The French Culinary lnstitute Wine Tasting of 1986,这一次仅仅品尝了其中九款红酒,加州的Clos Du Vai Winery 1972和Ridge Vineyards Monte Bello排在了头两名,三四五则是波尔多的Chateau Montrose Chateau Leoville Las Cases 1971,Chateau Mouton Rothschild 1970,Stag's Leap Wine Cellars 1973排在第六。
 
同年,著名葡萄酒杂志《Wine Spectator》也举办了巴黎评判的后一章:Wine Spectator Wine Tasting of 1986,为了验证加州葡萄酒是否能够陈年。
 
结果这一回合1970 Heitz Wine Cellars Martha's Vineyard攻擂成功,接下来的排名是:1971 Mayacamas Vineyards,1971 Ridge Vineyards Monte Bello,1973 Stag's Leap Wine Cellars以及1971 Clos Du Val Winery,
法国大侠们再次落后了。
 
三十年后,2006年斯伯瑞尔再一次将事件重演,品酒会分开两场在伦敦和加州两地同步举行。英国人。美国人、法国人、甚至全世界还是几乎一直的认为:法国酒这一次一定能击倒加州酒了!  连美国人自己都认为自己的酒不像法国酒那般长寿。
 
最后的结局是:1971 Ridge Vineyards Monte Bello,1973 Stag's Leap Wine Celtars,1971
Mayacamas Vineyards,1970 Heitz Wine Cellars,1972 Clos Du Val Winery竟然传奇性的再囊括了前五名,法国酒竟然再次失利!
 
套用一句英国侦探小说作家阿加莎·克里斯蒂《埃奇韦尔爵士之死》中女凶手的插话:“什么,巴黎的裁判?我看,现在巴黎已经作不了主了,管事的是伦敦和纽约。”
 
也有一些酒评家分析其中原因,认为美国酒在盲品中获胜的一个重要原因是醒酒的时间偏短的缘故,法国酒的香气和味道通常随着时间的流逝不断变化,达至巅峰,但品评赛中按照惯例,都是同时开瓶在短时间内品评,这样一来,法国名酒的优势无法得以充分体现。

无论如何,正是因为1976年的巴黎品酒会,葡萄酒的新、旧世界发生了第一次的正式较量,经济,文化和科技的力量与传统的对决,新世界崭露了头角,并展示出极大的潜力。
 
以此为开端,人们开始接受在传统的欧洲之外其它产区也能够酿造出世界顶级葡萄酒,酒商们继续开拓新的庄园,开发新的技术,改进发酵和陈酿技艺,并自信地将他们的产品送上国际葡萄酒舞台,让更多的消费者受益。今天的人们之所以敢把美国、澳洲以及智利等国的葡萄酒与法国葡萄酒相提并论、试比高低,动因就源自于 1976年“巴黎评判”的历史性结果吧。将来又会有哪些后起之秀与昔日名庄贵族PK,进行葡萄酒世界中的奥林匹克竞赛呢?我们拭目以待吧。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