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圣埃美隆葡萄酒等级大战

来源 :《纽约时报》 作者 :史蒂文-厄兰格,天韵 浏览量:42508
37

波尔多葡萄酒系出名门,等级划分却引发名分和经济的纷争,更牵涉酒庄与家族的命运。

对弗朗索瓦-德斯巴涅(Francois Despagne)来说,这是他平生所遇最大的挑战。

他的家族在法国西南部拥有同样的一片葡萄园已经整整七代了。但是在1996年,当每十年一次的圣达美隆(St.Emilion)产区红酒重新分级时,他家的高班-德斯巴涅大酒庄(Chateau Grand Corbin-Despagne)就被贬出了上等名贵级(grand cru classé)的行列,这是最高的级别之一。

德斯巴涅家族为此愤愤不平,但是他们并没有走上法庭挑战这一分级结果。

德斯巴涅说:“当你的葡萄酒被降级时,你就变成了丑小鸭。人们不再信任你。”降级同样也给经济收入带来重创。

当时一个波尔多葡萄酒的代理商找到他,并说:“你现在有麻烦,因为你的酒降级了。我想半价收购你的股票。”德斯巴涅先生回忆起来仍是非常厌烦。“情况太糟了,压力很大。”

古镇风波

这之后,德斯巴涅先生,作为一名生物学家和酒类学家,继续努力。他成功地说服了他的家族成员和银行,得到了200万美元的投资用于酿酒技术及设备的现代化更新。更重要的是,他在66英亩的葡萄园里挖了150个孔以研究分析土壤土质,并且能辨别53个批次的葡萄酒。在土质最肥沃的地方,他在葡萄藤之间种上了草,目的是促使葡萄根扎得更深。为了酿造更精炼醇厚的葡萄酒,他增加了27个新的酒桶以减少每个批次的出酒量,如此一来产量也减少了25%。

2006年9月,他的努力和他家族的声誉终于得到了回报。尽管当年的那次新分级标准令其他的11个酒庄降级,但高班?德斯巴涅大酒庄却被重新评定为上等名贵级葡萄酒庄。德斯巴涅印制了新的标签、宣传手册、软木瓶塞、瓶口胶帽和木质瓶匣。整个家族都在庆祝,工人们也召开了一个盛大的party。

但是,今年却炸响了晴天霹雳。7月1日,行政法庭在听取了7个被降级的酒庄酿酒商的陈述以后,完全推翻了2006年的分级评定结果。这引起了德斯巴涅及其他已经升级的酿酒商的极大愤怒和困惑。

圣达美隆由中世纪保留至今,它是联合国科教文组织于1999年评选出的世界文化遗产,早在13世纪,罗曼人就在这片土地种植葡萄。这座风景秀丽的村庄现有大约2500人口,他们相互了解、相互通婚、一起去教堂做弥撒,然而,今年这次最新的分级却让家族之间反戈相向。

这片狭小的地区现在有770位葡萄酿酒商,他们在13800英亩的土地上种植葡萄,他们的葡萄园被评定为圣达美隆级或圣达美隆名贵级(St.-émilion grand cru),每年在这里要酿造出3210万瓶葡萄酒,其中有不少是波尔多品质最好最昂贵的葡萄酒。圣达美隆代表着庞大的商业协作体,酿酒涵盖了科技、农业、公共关系、幻想、口感以及严酷的商业战术,而内在的竞争特质也和这一切发生着千丝万缕的联系。

如今,又牵涉到官司和商业上的混乱局面。

法庭支持原告的申诉,因为已经分级的葡萄酒和被告的葡萄酒被品尝的时间不同,还有评审们参观了一些葡萄园,另外的一些葡萄园却没去,因此分级的结果很“随意”—尽管1996年葡萄酒分级遵循的也是同样的程序。

2006年酿造的葡萄酒刚刚瓶装完毕,却面临着没有等级的尴尬局面,法国立法机关裁定将连续三年重新采用1996年的等级分级,或者等到所有的上诉审理结束或者新的等级分级标准出台。这对于绝大多数酿酒商,尤其是在2006年被降级的酿酒商而言是个好消息,然而对德斯巴涅以及其他在2006年升级的酿酒商来说却是极大的不幸,因为他们被剥夺了荣誉。

被剥夺的荣誉

德斯巴涅愤怒地说:“这极大地伤害了圣达美隆葡萄酒的形象,影响了司法公正,也影响了圣达美隆产区的和谐。”

这次分级同样也殃及了另两个葡萄酒庄帕维-麦奎恩(Pavie Macquin)和卓龙梦特(Troplong Mondot)。2006年,他们被升级评定为高级名贵B类(grand cru classéB)葡萄酒,品质超众,价格也非同凡响。 卓龙梦特的庄主泽维尔?帕瑞特(Xavier Pariente)简直就发疯了。

“我们成了人们的笑料;每个人都能感觉出我们生活环境的不公平。”帕瑞特先生说。“如果想毁掉圣达美隆的话,没有比这个更好的办法了。”酒窖的主管吉恩-皮埃尔(Jean-Pierre Taleyson)说,“当听到最后裁决的时候,我简直就要哭了。”

在帕维-麦奎恩酒庄主人尼古拉-提安邦(Nicolas Thienpont)看来, 法庭的判决就像“屋顶上的驴子”一样荒唐。他说:“捣蛋鬼获得奖赏而好学生被惩罚。”他已经提前按照新的等级将2006年产的葡萄酒装瓶并贴上了标签,期待着最终裁决能认可这样的升级。他说:“这有点冒险,但我坚持认为我们实打实属于高级名贵级,为这个我们已经奋斗了10年!”

甚至圣达美隆地区的族长,飞卓庄园(Chateau Figeac)的主人,90岁的提耶-马农古尔(Thierry Manoncourt)也有自己的委屈。他的酒没有受到2006年评级的影响,但是他提出的由高级名贵级B类酒庄升级为高级名贵级A类的申请再次被否决了。目前,圣达美隆地区只有两个高级名贵级A类酒庄,即欧颂酒庄(Ausone) 和白马酒庄(Cheval Blanc)。

被否决的原因不是葡萄酒的品质,也不是葡萄园不好或其他显而易见的原因,“而是因为他们说我们的葡萄酒价格不高!这是个圈套—因为你不是高级名贵级A类,所以不能卖那么高的价钱!”

马龙古尔先生准备反对一些葡萄酒评级人专横的口味选择,比如罗伯特-帕克(Robert M. Parker Jr.),他在美国市场仍有着超凡的影响力。帕克喜欢深色的葡萄酒,所以这里的许多人改变酒浆的温度,以提取深颜色,尽管这样会对口味略有影响。马龙古尔曾经给帕克一杯2001年年份的飞卓葡萄酒(Chateau-Figeac),但是帕克第一次品尝的时候并不喜欢,他告诉帕克:“伙计,我不制造墨水。”

针对目前这种乱糟糟的局面,马龙古尔温和地表示:“当有矛盾产生的时候总会有不愉快——尤其是不透明的时候。”他暗示有太多金钱之争卷入其中,许多的家族荣誉危若累卵。

皮埃尔-路登(Pierre Lurton)为跨国集团酩悦-轩尼诗-路易威登(LVMH)经营白马庄园(Chateau Cheval Blanc),他说他认同定期对圣达美隆产区的葡萄酒进行重新分级,因为这能让酒商们时刻保持警惕。

但是路登先生表示,法庭判定的等级“让一切失去了平衡。这很难以理解而且让人感觉这个体系出了什么问题”。对于德斯巴涅的遭遇,他说:“这完全不公平—就像他重回天堂结果又出乎意料地被扔回地狱一样。”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