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勃艮第葡萄酒收藏的困窘

来源 :《中国葡萄酒》 作者 :陈新民 浏览量:37699
37

一款红酒,能在10年之间价钱翻上10倍,比银行存款的年利息高上不知多少倍,它就产自法国勃艮第的天王酒庄-罗曼尼-康蒂(Romanee Conti)。

最近整理书柜,发现一张11年前(1997年)我在台北天母一家台湾最早进口顶级葡萄酒的专卖店亚舍买酒的账单。这是我当年为了撰写《稀世珍酿——世界百大葡萄酒》所收购的百款名酒之一。账单上清楚地记明一瓶1991年份的葡萄酒金额为3.3万新台币,折合美元刚好1000元。而恰巧我手上刚寄来一本台北某酒商的名酒目录,我发现同样该款1991年份的红酒,价钱己经高达33万新台币,刚好l万美元。好一瓶价格吓人的葡萄酒!而更重要的是,这个年份属于普通年份,要是属于好年份的话,例如美国帕克评100分的1985年份,价钱还要翻上一番,例如台北市价便达54万新台币一瓶。

到底是哪一款红酒,能在10年之间价钱翻上10倍,比银行存款的年利息高上不知多少倍?答案是:法国勃艮第的天王酒底-罗曼尼-康蒂。

的确,勃艮第酒变成了葡萄酒投资最热门的项目。在国际热钱全球到处乱窜、寻找投机与投资利头的今日,投资可以储存较久的红酒,早已不是新闻。靠着波尔多的盛名以及波尔多酒市场的广大,波尔多最顶级的10款酒-包括梅多克的五大酒庄,加上柏图斯(Petrus)、Le Pin、白马酒庄(Cheval Blanc)、花酒庄(Le Fleur)及欧宗酒庄(Ausone)等,都已经成为国际热钱锁住的目标。

相形之下,产量更小、小园林立的勃艮第酒,除了几家早已名震酒国的大家,例如罗曼尼-康蒂、乐花园(Leroy)、以及号称酒神的亨利-萨耶(Henri Jayer)外,其他小酒庄的价钱虽然不便宜,近几年却没有达到狂飙的程度。

这种现象说明了勃艮第酒的特色:精致、复杂、难懂及诡变。

除了勃艮第神奇的风土小环境,勃艮第酒另一个吸引人之处在于古朴、固执的酿酒人,秉持着传承下来的酿酒知识,将手上仅有的小葡萄园兢兢业业地照顾好,尽量让每串葡萄受到最好的照顾。

勃艮第酒早在17世纪已经成为法国宫廷的用酒,在美食文化发层到巅峰的太阳王路易十二时代,勃艮第酒已经超越了纯艺术性的酿造且进步到现代化的科学栽种与育种。然而在随后开始的法国大革命中,酒园被佃农所瓜分,加上法国拿破仑民法强调的“子女平等”继承权的一再行使,加重形成了勃艮第的小农化现象。   

偏偏勃艮第酒又是单品种酿制,红酒用清一色的黑比诺,白酒使用纯粹的霞多丽葡萄,没有像波尔多酒利用混酿可以取三四种葡萄之长,来获得色泽、香气、浓郁及酸度的平衡与搭配。因此,勃艮第酒特别强调当地的风土小环境,并且官方产格区分的等级制度又是依据这个小风土的差异来做区分。这使得本来已经小之又小的小农,又再细分出更小的小园区制度。

所以在勃艮第,这种小农制下的更多小园区,宛如海滩上的各种贝壳,令人眼花缭乱。每个勃艮第的酿酒小农拥有的小小葡萄园,割裂成数种酒款,每种酒款年产量不过数百、上千瓶。经济规模小到这些小酒农不仅没有自己的酿酒设备,也没有营销的渠道及宣传经费。因此必须靠着地区共有的合作社,彼此分配压榨葡萄的时间以及委托酒商来代销葡萄酒。所以一切还是维持中古时代产销规模。

勃艮第酒吸引人之处也就在这里。古朴、固执的酿酒人,秉持着传承下来的酿酒知识,将手上仅有的小葡萄园兢兢业业地照顾好。不管伦敦或纽约的股票行情如何,也不管波尔多的红酒投资基金翻了几番,勃艮第的酒农仍尽量让每串葡萄受到最好的照顾。所以勃艮第的酿酒人,不论是否已功成名就,全部都是亲力亲为。就以酒神亨利-萨耶为例,这位沉默寡言的酿酒大师,一身工作服,没有光鲜的外表,提起手来甚至会让对方惊讶于手的粗糙程度!这就是上帝创造出人类智慧双手的典型写照!

勃艮第酒就是靠了这种神奇的风土小环境,辅以酿酒人传统的执着,以及当地对于等级划分的严格,使得勃艮第酒充满了味觉的吸引力。而其各种小园的区分也强化了味觉的挑战力!

复杂化当然也造成了特殊化。能够将勃艮第酒的大致状况了然于心,就绝对够得上是品酒专家。如果能对某些杰出酒庄、酿酒师的作品,朗朗上口,甚至能念出最近几个重要年份的差异,那更是超专家了。而且可以断言的是,如果本身不是勃艮第酒迷,绝不可能有如此出神入化的造诣。

以市场的规则,质优量少必定造成价格提升;所以勃艮第酒在最近一两年逐渐地成为欧美高级品酒会上的宠儿。

勃艮第名酒庄的限量杰作,价格也只有盘高不下。越是著名的酿酒大师的作品,也就越是炙手可热。例如刚去世的亨利·萨耶,任何一瓶出自其手的“萨耶酒”,都是以千元美元来计价。甚至只有在拍卖会上,才有可能一见芳踪。逐渐地,在比阔的M型社会形成后,也就在那些阔佬们已经在最近10年内喝腻了浓郁的波尔多顶级酒后,突然领悟到酒精度较低、酒体较为柔和、花香及梅子香气并重的顶级勃艮第酒似乎给钦用者的阔气上添加了贵族般的优雅气息。

所以勃艮第酒在最近一两年逐渐地成为欧美高级品酒会上的宠儿。收藏家们把本来只有10%的勃艮第酒收藏空间,悄悄地想办法增加10个百分比的容量。可以断言的是,最近10年将是顶级勃艮第酒的投资黄金期。

在勃艮第酒荣景可待之今日,一般葡萄酒的消费者却很难买到优良的勃艮第酒。在中国大陆情况更是严重。以中国台湾为例,尽管引进顶级葡萄酒已超过20年,到处都有质量甚高的专卖店,爱上勃艮第美酒的品酒人士也不在少数,但是总有一瓶难求的现象,

勃艮第酒的症结乃在于复杂。众多小园的信息可能因为酒农不谙英语,没有向外宣扬的机会,而每个小园每年产量不定、质量与价钱的浮动,都没有办法让台湾的消费者能够在最快的时间内取得订购的信息。但是,幸亏台湾在近10年内陆续有一些在法国学习酿酒或品酒的青年回来,投身到酒的进口与销售行业,很快地弥补了信息不足的窘境。我每次到台北一两家新开张的酒坊去逛逛,每次都看到这些精通法文的年轻朋友忙着将新到达的信息译成中文,E-mail给固定的消费者。所以幸运的台湾美酒客,可以在最快的时间内以合理的价钱订购勃艮第小农以及小的酿酒公司所生产的美酒。这在10年前的台湾,是不可想象的。

台湾的情形说明了一个要让勃艮第酒落地生根所不可或缺的要件:伏秀的进口商。勃艮第酒的酿酒者没有本事或是意愿,把他们的佳酿推广、贩卖到外邦去。所以只好靠外来的消费者进去寻找。特别是属于顶级价位,一般品酒者可能无力负担,而消费得起的金字塔顶端消费者,也没有那么多闲工夫来区分与消化这些信息。因此能把复杂信息简单化、迅速化的专业酒商,是推广勃艮第酒不可或缺的中介。今天在台湾能够对顶级勃艮第酒如数家珍的品赏家与收藏家,据我所识者,几乎没有一位不是日理万机,忙得不可开交,便是靠着几位专业酒商,随时转达最新的信息。因此,酒商造就了顶级的收藏家,也带动了整个勃艮第酒的进口、品赏机会。所以我建议想要踏入勃艮第酒欣赏领城的爱好者,一定要花下功夫阅读相关书籍,但更重要的是要和有研究、有经验的酒商保持良好与密切的关系,才有办法在合理价钱的前提下,获得品赏勃艮第美酒的机会。

当然,勃艮第酒买卖也是商业的一环,勃艮第酒因为名气代表社会的品位与身份,而对勃艮第酒的区分,也以地方作为界分标准。顶级酒及一级酒也都是以酒区来作区分,也因此一款列入顶级酒区的勃艮第酒,可能分属数十个的酒庄来生产,同样可以挂着顶级酒的招牌,但质量却有绝大的差异。以鼎鼎大名的伏旧园(Vougeot)为例,便共有72个小酒庄。然而这些顶级酒动辄一两百美元一瓶,但名实不符的例子也常发生。

无论如何,勃艮第酒绝对是迷人的。以酿造红酒的黑比诺葡萄而言,尽管全世界都移植了黑比诺,由新西兰到美国俄勒冈州都可酿出不错的黑比诺酒,但都无法和勃艮第一较高下。以新酿的勃艮第酒而论,鲜艳的桃红色,可飘起极为突出的果香,微酸而有水蜜桃的香气。我在不久前品过一瓶由著名的“杜卡匹”(Dugat-Py)酒庄酿造的乡村酒,马上给进口商打了电话,抢购下来最后的一籍!
成熟后的勃艮第酒,那更是精彩万分:由先前的艳桃红色,转为淡淡的砖红色;果香也由浓烈的水蜜桃香转为熟透的梅子香,也可以闻到当归等中药昧,十分高难。至于勃艮第的白酒,当然也是白酒中的翘楚,也是能让霞多丽的滋味发展到最高层次的酒品。但是勃艮第的白酒也是质量最脆弱者,如果保存环境稍有差池,很快就会氧化,一大把银子以及长年来的期待便一下子落空。我还记得在3年前批刚过完生日不久,与刘致新社长在半岛酒店共进晚宴。那晚点了一瓶1997年份的巴达-蒙哈榭(Batard Montrachet),但我忘了哪个酒庄,好像是Joseph Drouhin,开瓶后立刻发现已经过度氧化。我们请侍酒师再试开一瓶,结果还是坏了。连半岛酒店这个香港最顶级的酒店都无法提供让巴达-蒙哈榭能够安静陈年的环境,其他不专业或半专业的酒窖,其情形就更不让人乐观了。

也因此,当我从香港返回后,立刻劝我的老友蔡荣泰兄把他当年搜集的勃艮第白酒悉数尽快喝掉。果不其然,几款著名的勃艮第白酒全部都在氧化的边缘。我也真正地体会到为什么国际的热钱只炒勃艮第红酒而舍弃勃艮第白酒。我相信,这一批高竿的“炒红”国际热钱操手,一定也都是彻彻底底的勃艮第酒迷吧!

发表评论

法国 - 勃艮第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