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头等舱上体验奢华美酒

来源 :风尚周报 作者 :风尚周报 浏览量:25249
37

在“黑眼豆豆”主唱菲姬的MTV《魅惑》中,她登上飞机,接过空中先生送上的一杯香槟,逍遥自在地唱道:“我们坐在头等舱中/ 飞翔在高高的天空/‘砰’地一声打开香槟/ 这刺激的人生我不想改变/ 因为这很迷人……”

如果是在澳洲航空公司的头等舱,你可以喝到1999 年的Taittinger Comtes de Champagne ;如果是在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头等舱,你可以喝到1996年的Dom Pérignon ;如果是在汉莎航空公司的头等舱,你可以喝到Piper-Heidsieck Cuvée Rare ;如果是在全日空航空公司头等舱,你可以喝到KrugGrande Cuvée Brut……

在漫长而单调的空中旅途中,180 度平躺式座椅、LCD 数码宽屏、卫星电话、110V/50HZ 交流电源插座以及USB 接口……这些似乎不算什么。如果能来一杯香槟品一品,那才是一种意外的惊喜。

于是,《商务旅行者》杂志(《Business Traveller》)自1985 年以来就设立了一项“空中酒窖奖”(Cellarsin the Sky Awards),专门表彰那些在葡萄酒供应方面表现卓越的航空公司,目前的评审成员包括国际葡萄酒挑战赛(IWC)联席主席查尔斯· 梅特卡夫等。


航空公司的品味

“空中酒窖”体现航空公司的服务水平,同时还表现航空公司的品味。在今年2月9日揭晓的2009年度“空中酒窖奖”榜单上,澳洲航空公司成为最大的赢家,勇夺“最佳酒单”、“最佳头等舱酒窖”、“最佳头等舱红酒”、“最佳头等舱甜酒/ 加烈酒”等四个奖项的冠军。澳航每年供应有300 多款葡萄酒,已更新至第6版的《机上葡萄酒指南》厚达50 页。

香港国泰航空公司平均每年要为乘客供应茶包27 吨、咖啡82 吨、葡萄酒130 万瓶,平均每天带上航班的葡萄酒达3560 多瓶,类型包括起泡葡萄酒、白葡萄酒、红酒和加烈酒,产地覆盖法国、意大利、葡萄牙、南非、澳洲和美国等国的40 多家酒庄。在2009 年度“空中酒窖奖”榜单上,国泰航空赢得“最佳商务舱酒窖”和“最佳商务舱红酒”等两个奖项的冠军。

汉莎航空公司把航班上的葡萄酒供应称之为“美酒之旅”(Vinothek Discoveries),邀请拥有“世界侍酒师大赛”冠军(1998 年夺得)和“葡萄酒大师”(2003 年考取)双桂冠的马库斯· 戴尔· 莫内戈担任品酒顾问,精选来自德国25 家酒庄的30 多款葡萄酒,每隔两个月每款葡萄酒即需订购8000 瓶供应头等舱,每隔4 ~ 6 个月每款葡萄酒需要订购4 万瓶供应商务舱、订购20 万公升(约合26.7万瓶)供应经济舱。

韩亚航空公司每三年举行一次“创美酒文化,与韩亚齐飞”选酒会,品酒顾问为2007 年“世界侍酒师大赛”冠军安德雷斯· 拉尔森,新版酒单上的葡萄酒配给头等舱12 款、商务舱8 款、经济舱6款。为给乘客提供更专业的葡萄酒服务,韩亚航空还在2006 年选派身为副乘务长的空姐朴惠珠远赴法国,参加了波尔多CAFA Formations 侍酒师进修课程,成为全球首位拥有专业侍酒师资格的空姐。

2007 年10 月25 日,在新加坡航空公司的“空中客车”A380 首航航班上,套房头等舱的乘客可以享受到1996 年的Dom Pérignon 粉红香槟、1982年的波尔多二级酒庄红酒Château Cos d'Estournel和Château Pichon Longueville Comtesse de Lalande、1990 年的澳洲首席红酒Penfolds Grange HermitageShiraz。新航早在1998 年就组建品酒顾问团,现任顾问包括《滗酒器》杂志顾问史蒂芬· 史普瑞尔、澳洲首位“葡萄酒大师”迈克尔· 希尔- 史密斯和亚洲首位“葡萄酒大师”李志延。

法国航空公司的乘客不止可以在客舱喝到由2000 年“世界侍酒师大赛”冠军奥利弗· 伯西埃挑选的法国佳酿,而且还可通过法航开通的网上礼品销售系统直接订购法航“空中酒窖”的精选美酒,只是客户指定的提货地点目前仅限欧洲地区的14个国家。

我国的南方航空公司2008 年率先在欧美澳航线推出“空中酒窖”服务,供应有27 款法国AOC等级葡萄酒。据报道,中国国际航空公司也将从今年4 月开始在头等舱和商务舱供应葡萄酒,为此国航已邀请法国勃艮第葡萄酒文化投资发展协会主席菲利浦· 加涅对200 余位空姐进行了品酒速成培训,并对即将进入国航客舱的8 款法国葡萄酒作了系统的知识辅导。

客舱环境的选酒要领

当飞行高度达到35000 英尺时,由于客舱内的大气压力、相对湿度以及空气的质量与地面存在一定的差异,无论是葡萄酒还是我们的嗅觉和味觉,都会发生一些微妙的变化。汉莎航空品酒顾问马库斯· 戴尔· 莫内戈指出:“客舱压力会使感官发生不可思议的变化,你会失去三分之一的嗅觉——极少数的葡萄酒会有良好的香气,但你的味蕾又会扭曲酒体。葡萄酒的酸度和单宁会被强化,糖分和酒精的感觉则会减弱。地面上的好酒,在空中也许不一定是好酒。”

为准确掌握客舱环境变量,新加坡航空公司的品酒顾问们还要到训练基地的仿真舱进行试饮。新航品酒顾问史蒂芬· 史普瑞尔介绍说:“我们不会选择酸度过高、单宁过重或口感太柔顺的葡萄酒,而是要寻找果味均衡的葡萄酒。”

考虑到气流颠簸因素,航空公司提供的酒杯一般不是那么标准的郁金香形高脚杯,造型比较稳重,法国航空公司的新款酒杯甚至干脆去掉了杯柱和杯脚。为了安全,酒杯的材质也不一定是玻璃的,而是透明硬塑杯。

出于储运方便、节省成本、低碳以及安全的考虑,澳洲航空公司还从2008 年份的葡萄酒开始,要求选定的部分酒庄采用PET 塑胶瓶取代玻璃瓶来装酒,一年可为澳航减少载重70 多万公斤。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