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葡萄酒消费“权利宣言”

来源 :中国经营网 作者 :李志延 浏览量:18863
37

我女儿的社会研究课布置了一道不同寻常的作业:从海洋生物的角度出发撰写一份“独立宣言”。这包括海洋生物们拥有生命、自主以及自由等多项权利。当我看到海洋生物们长长的权利清单和他们的抱怨时,不禁偷笑。但受此启发,我也突然想到,要创造一份独一无二的“葡萄酒消费权利”清单。

依据亲身经历,我总结了在消费葡萄酒时应当维护的九项权利可供参考。

预算之内选择的权利。不是每个人都有一个可观的户头,以香港为例,在外就餐要点一瓶葡萄酒,没有宽松的预算时,就可能遭遇歧视。香港一些餐厅的酒单上,每一款葡萄酒都超过四位数(港元)。有时候我们只是想挥霍一下,享受一支简单而符合预算的葡萄酒而已。建议餐厅不要都只盯着贵价酒的生意,多上一些不那么昂贵的葡萄酒供顾客选择。

选择波尔多之外的权利。翻阅一页又一页的波尔多酒单,坦率地说,果然平淡且过时。身在香港的我们,已经被不同的进口商宠坏了,超过百种以上来自知名度低、小酒庄的葡萄酒也很精彩——选酒时有趣,品尝时也不时能感受到造酒者的热情。只把眼光局限在波尔多红酒,困在安全地带供应葡萄酒显然不是聪明的做法。

获得最新酒单的权利。当精心选定的葡萄酒,在下单时才发现该酒已没有了,或者年份已不同,这个情况绝对会让人发疯。对我来说,要点一款特定的年份酒通常都不会掉以轻心,因此当被告知该酒没有时,也等于在告诉我浪费了过去10至15分钟的时间。正如一个餐厅的菜单应该是准确和及时的一样,酒单亦应同样受尊重。

拥有好质量酒杯的权利。说起来有些讽刺,香港、上海或新加坡这些城市,在这个问题上,相比巴黎、佛罗伦萨或马德里差距并没那么大。作为一个对葡萄酒相对陌生、正敞开胸怀拥抱葡萄酒的亚洲城市,不时被玻璃制造商的精明推销员在厨房或酒吧堆满各式各样的酒杯。反观在巴黎的咖啡厅,人们也在用小酒杯来喝葡萄酒,此时你最好忘掉旋转酒杯或者闻香等动作,一口把它干了,这是欧洲人自己的干杯文化。

确保品尝时适当温度的权利。这是我对城中餐馆一直以来的抱怨,红酒在待酒时太暖而白酒又太冷。当我向侍应生要一个冰筒来为红酒降温时,他们常常报以疑惑的凝视。红酒的饮用温度必须保持18℃~20℃,而白酒则在10℃~12℃,不能过热或过冷。这是一个侍酒的基本常识,品酒时的温度直接影响到品尝时的香气和味道。同样,酒的香气、酸度和单宁强度也会因温度而有分别。

开瓶前检查葡萄酒的权利。这种情况确实会发生:下单时所点的葡萄酒和侍应生带来的不一样。实际上,这种非蓄意的错误还不时上演。究其原因,很多亚洲城市的侍应生们没有受过正规的侍酒训练。某些酒标可能看起来相同,但他们可能没有读到标签小字上写着“Reserve(珍藏)”“Vieilles Vignes(老藤)”或 “Special Selection(特选)”。

即使是女人也享有试酒的权利。据我的亲身经历,在试酒时女性往往是不受到重视的一方。外出用餐时,大多数时候都是我向侍酒师点酒,但他把酒拿来时,却给在座的其中一男士试酒。这情况不时发生,令我不禁想起葡萄酒仍然是一个由男人主导的世界。

拥有拒绝受木塞污染或坏酒的权利。关于这点,我已强调多次:当我在L‘Atelier Robuchon用餐时提出一支Chablis已受木塞污染,侍酒师却在没有费心去闻或试的情况下坚持认为“这是Chablis酒应有的味道!”这样的傲慢无礼实在不应容忍,如果你确定一支酒已受木塞污染(可嗅到湿纸板和腐烂蘑菇的气味)或已氧化(可嗅到马德拉酒或苹果醋的气味),应要求更换一支新酒。

可发问有关葡萄酒背景的权利。当你决定点一支非常成熟并且昂贵的葡萄酒时,当然想知道并且非常有必要去了解它的历史。当然,这绝对应该是你的权利之一。向餐厅询问他们是如何获得此酒、它的背景、或餐厅如何储存、检查一下酒的水平位(理想情况是葡萄酒应该到酒瓶的颈部),又或是看看酒标有没有损毁等等也非常合情合理,这些细节都能给你一些有关葡萄酒质量的线索。

或许,你会认为上述九项权利有些过于隆重繁琐。实际上我是想提醒你,尽可能多地了解葡萄酒,主张消费时应有的权利,不仅有助于在餐厅里选到合适的酒,更重要的是,能保证你恰如其分地享用它。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