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车库酒(Garage Wine)和膜拜酒(Cult Wine)

来源 :Vineblog.com 作者 :香农 浏览量:45859
37

玛歌(Château Margaux)贵为五大名庄之一,同一个村子里名不见经传的Marojallia售价竟可比肩!拉菲“最贵”,82年份的拉菲卖四千美元;而92年份的鸣鹰庄(Screaming Eagle)要7000美元/瓶!(此处价格参考2010年美国市场价格)这些价格传奇,就是葡萄酒的传奇故事里不得不说的车库酒(garage wine)和膜拜酒(cult wine)。

车库酒和膜拜酒最鲜明的特点就是高价格。一瓶典型的车库酒,从酒庄第一次卖出的价格就可以高达数百美元,经过几次拍卖、转手,价格可以被炒到上千,甚至上万美元一瓶。这种价格,不但远远高于一般的波尔多列级酒庄,而且高过了拉菲(Château Lafite de Rothchild)等五大酒庄(1ere Cru/first growth),甚至超越了柏翠(Château Petrus)、奥颂(Château Ausone)、里鹏(Le Pin)等右岸的顶级高价酒。其背后所隐藏的,是最基本的经济学原理:供需关系。
 

Chateau Valandraud, 车库酒先锋

Harlan Estate

车库酒和膜拜酒的产量都非常低,每个酒庄年产只有数百箱。与此对比,拉菲的年产量约为两万箱,一般是车库酒的四五十倍!在如此小的产量基础上,经过好的营销手段、评论家(尤其是罗伯特-帕克)的高度评价,马上就在市场上造就了一个奇迹:高价!产量的稀少决定了即使出得起价钱也不一定能买到;继而是更高的价格,但仍然高价难求,因此继续推高价格,不断快速上涨。

而九十年代中后期以网络科技浪潮为代表的全球经济极度繁荣,造就了无数的亿万富翁,美国为代表的新富人群追逐高价葡萄酒,不断刷新拍卖记录、推高市场价格。于是,不论是买得起还是买不起的消费者,都关注这个现象,业界把这些酒庄统称为“车库酒(garage wine)”和“膜拜酒(cult wine)。

车库酒与膜拜酒有何区别呢?一般来说,车库酒主要指波尔多地区的一些迷你酒庄所产的高价葡萄酒;而膜拜酒则主要指美国加州纳帕山谷附近的一些迷你酒庄所产的高价葡萄酒,也用来指澳洲和意大利(特别是托斯卡纳地区)等国家的一部分价格被不断炒高的葡萄酒。

车库酒(Garage Wine)

车库酒起源于上世纪九十年代中期,主要指波尔多地区一部分创新的酿酒师们,集中酿制产量稀少、特点鲜明的葡萄酒。这些酒一般酒体沉重、异常饱满、果味丰富、酒精度数相对较高。相对于传统概念中的波尔多好酒,这些车库酒不再表现为浓重的单宁,也无需陈年太长的时间即可饮用。在酿酒方法上,车库酒往往留一些残糖(很少,仍然是干型红酒,但相对于传统波尔多酒则较多),刻意使用新桶陈酿,橡木味道明显。

车库酒的这些特点,让业界分歧颇多。有些评论家认为,车库酒无法陈年(因单宁不重),并且,车库酒没有很好地表现出土法(Terrior)和葡萄品种的特点。

在车库酒诞生之前,有一些产量稀少的酒庄已经开始塑造高价神话。典型代表Château Le Pin(里鹏),位于右岸的Pomerol村,酒庄面积不足2公顷。相比五大酒庄,里鹏的产量极其的小,而市场不断热捧,价格也水涨船高。

1990年,车库酒的先锋Jean-Luc Thunevin来到圣艾米利永(Saint Emilion),买下了Ch. Pavie-Macquin旁边0.6公顷土地,并在一个旧车库里开始酿酒。1991年,酒庄面积扩张到1.8公顷,并开始酿造Château Valandraud。首个年份(1991年份)的Valandraud因为春季的霜冻,产量仅为1200瓶,售价约13欧元。整个酿造过程中的脱梗(destem)、捕酿(pigeage)等工序纯用手工完成:因为Thunevin没有相关的机械设备!Thunevin并且大胆采用一些非同寻常的手段,在橡木桶中进行乳酸发酵(Malolactic Fermentation),200%新橡木桶陈酿(新桶称酿一年后分离(racking),又换入另一个全新橡木桶继续陈酿)。这些技术后来被广为复制学习。

Château Valandraud外观(1940年代酿酒Bécot家族曾在此酿酒,后为车库,此即“车库酒”名字的由来)

著名葡萄酒评论家罗伯特-帕克热情赞誉Château Valandraud,在评论1995年份葡萄酒的时候,Ch. Valandraud的得分高过柏翠庄(Ch. Petrus),在伦敦Christie’s的期酒拍卖上,95年份的Valandraud售价高过了Mouton Rothschild!于是,神话从此开始了。

Valandraud的成功掀起了一阵车库酒的狂潮,一些传统名庄也纷纷开疆辟土,开始尝试生产这种风格特殊的酒。La Mondotte(属Château Canon-la-Gaffelière)、La Gomerie(属Château Beau-Séjour Bécot)、Le Dôme、Les Astéries、Le Carré、Gracia、Marojallia,等等。

其它车库酒

虽然车库酒赢得了市场的认可,但有很多葡萄酒评论家一直质疑车库酒的一些方法与理念:极低的产量(yield)、过度熟透的葡萄、酿酒过程中的过度萃取,等等;认为车库酒的成功与其说是因为品质,不如说是来自成功的营销。甚至有些人认为车库酒“完全违法土法(Terrior)”。就连先驱Thunevin先生也在07年的一次公开场合说:“车库酒的产生,其实是为了弥补土法Terrior的缺陷和其它一些方面的不足,而不得不采用现代科技和手段(来提升品质)。” Ch. Tetre酒庄的Mitjaville也承认:“车库酒没有长期的潜力,我更喜欢把这些酒叫做迷你级(petit-cru)。车库酒的基础压根不是土法(terrior)。”

英国Decanter杂志主编Steven Spurrier甚至很早就预测,车库酒不久将死,认为它无法经历时间(陈酿)的洗礼:“如果你对比品尝1995年份的Beau-Séjour Bécot和Valandraud,你就会发现后者比前者要显得疲劳很多。”

酒商也证实,最近市场对于车库酒的狂热爱好正在降温,消费者开始重新选择那些著名的和具有非凡土法(Terrior)的酒庄。

2000年以后,车库酒的热度开始衰退。 特别是2004年经历了一个高产的好年份,车库酒所谓的“产量越低,酒质越好”的理念被彻底打破,而一些九十年代年份的酒,也在品鉴中显得“垂垂老矣”。车库酒的特点:成熟、集中、橡木桶,都不是什么特别优异的地方,这些特点不足以造就一支真正的好酒。 车库酒的价格开始急剧下降。谁愿意花几百美元购买一瓶只能陈放十年的“超级好酒”?或者,10年就显出“老态”的葡萄酒,压根就不能被叫做“好酒”,胡论“超级”!此时,罗伯特-帕克也不得不说:“(车库酒中)只有最好的一小部分酒庄可以‘沉淀’下来。”

膜拜酒(cult wine)

几乎是与车库酒同时代,膜拜酒(cult wine)在美国加州的纳帕山谷(Napa Valley)地区诞生了。 鸣鹰(Screaming Eagle)、 哈兰(Harlan Estate)、钻石谷(Diamond Creek)、卡慕(Caymus)、多米诺斯(Dominus Estate)等庄园声名鹊起。1992年份,罗伯特-帕克给与鸣鹰庄99分的高分!哈兰庄的1991年份得到了98分,1994年份得到了100分满分,其后的年份(截止2008年份)又陆续得到5个100分!

 

鸣鹰庄(Screaming Eagle)酒标
 

 

哈兰庄(Harlan Estate)酒标


 

钻石谷-湖(Diamond Creek Lake)系列酒标

加州这些膜拜酒酒庄的建立多早于车库酒庄。鸣鹰庄建于1986,哈兰庄建于1984,多米诺斯酒庄更是将历史追溯至1836年(其首个年份酒为1983年,1991年开始转变风格,酿波尔多混酿)。这些深厚的历史积淀,给予加州膜拜酒更坚实的基础。

Dominus庄

纵观加州膜拜酒,几乎都是以赤霞珠(Cabernet Sauvignon)为核心的“波尔多混酿”(Bordeaux Blend:赤霞珠为主,混合梅洛(merlot)、品丽珠(cabernet franc)和/或小维尔多(petit verdot))。赤霞珠单宁强劲,波尔多的列级好酒经历史检验是具有极强的陈年能力的;加上美国市场对高酒精度、重度酒体、橡木桶陈酿的偏执,加州膜拜酒兼具了评论家的喜爱与市场的欢迎,其热度至今不减。

在加州之外,另外也有一些国家和地区的某些酒款被成为膜拜酒(cult wine)。

澳大利亚的奔富-葛兰许(Penfolds Grange)和翰斯科-神恩山(Henschke Hill of Grace)是两朵奇葩,质量高、产量少、价格奇高,也被称为膜拜酒(Cult Wine)。在旧世界的意大利和西班牙,也有一些类似的膜拜酒。意大利有诸如:西施佳雅(Sassicaia)、马赛多(Masseto)、缇诺罗(Tenuta di Trinoro)、嘎雅(Gaja)、Galardi Terra di Lavoro等。西班牙有诸如贝加西西利亚-鼎级/乌霓蔻(Vega Sicilia Unico)、苹格斯(Dominio de Pingus)等。

 

1985年份西施佳雅(第一个年份) Masseto (100% Merlot) Tenuta di Trinoro

膜拜酒(cult wine),逐渐成为一个商业概念。高质量的葡萄酒被市场追捧,产量又稀少,因为巨大的需求和膜拜造就了天价。是市场这只“无形的手”造就了膜拜酒这个概念。只要这样的市场还在,这些需求不减弱,那么天价的膜拜酒也将一直存在,甚至更多。

小结

二十世纪最后十年全球经济繁荣的泡沫,罗伯特-帕克的个人喜好(所带来的高分),市场全球化带来的需求增长,都是这些高价葡萄酒现象的深层次原因。

在流动性泛滥的市场,资本推高价格,有些葡萄酒从食品跃升为投资品,价格直线上升,这些就是车库酒和膜拜酒的本质。

反观当下,中国市场对葡萄酒的巨大需求,不断刺激这全球精品葡萄酒(fine wine)价格的快速上涨。拉菲(Château Lafite)的价格从几年前的200美元/瓶,涨到如今的1000美元以上,价格翻了几番。这跟90年代末网络新经济泡沫破裂前的车库酒和膜拜酒价格飙升,多么相像啊!

加州膜拜酒:Araujo, Bryant Family, Caymus, Colgin Cellars, Dalla Valle Maya, Diamond Creek, Dominus Estate, Dunn Howell Mountain, Grace Family, Harlan Estate, Hundred Acre, Kistler, Saxum Vineyards, Marcassin, Screaming Eagle, Opus One, Shafer Hillside Select, Sine Qua Non,Sloan.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