酒斛网首页 > 葡萄酒百科全书

我不会拍电影但我拍出了《教父》,所以,也许我能酿出好酒

来源 :《葡萄酒》杂志 作者 :文/Kent 图/Inglenook 浏览量:22159
37

执导电影《教父》的柯波拉先生这次来华宣传的并非他的电影新作,而是他在纳帕谷酿制的葡萄酒。从奥斯卡最佳导演华丽转身为纳帕谷的葡萄酒庄园主,他不仅带来了出色的红、白葡萄酒,也展现了他顽皮、幽默、睿智的独特魅力。两小时的午餐采访中,他时而唱起歌,时而爽朗大笑,时而说几句谁也听不懂的“中国著名谚语”,用他独特的说故事的本事,把我们带入他的葡萄酒世界。

弗朗西斯•福特•柯波拉(Francis Ford Coppola)走进餐厅,现场升起一片轻叹,记者们的眼睛里闪动着或崇敬、或赞叹、或激动的光芒。这个拍出了大名鼎鼎的电影《教父》的奥斯卡最佳导演,是好几个年代的文艺、伪文艺、非文艺青年的偶像。他西装革履,留着标志性的大胡子,大大咧咧地坐在椅子上,西裤下鲜艳的绿袜子非常吸引眼球。这真是个不按规矩做事的老头,连袜子都穿得那么标新立异,我想。

其实,这何尝不是他一贯的风格,在1972年执导影片《教父》时,他没有按照常规着力刻画黑社会人物杀气腾腾的形象,反而从同情的视角去表现了他们的人性,反映特殊环境中的家庭伦理和责任心,意外地取得了巨大的成功。今天来华的柯波拉依然不按常理出牌,不再聊电影,摇身一变酒庄主,来跟我们聊聊葡萄酒。

我的餐桌上从不缺酒

“我爷爷是酿酒的,所以我的餐桌上从不缺酒。我六岁的时候就开始喝酒了,当然那时会混入姜汁汽水或者苏打水,还会用红葡萄酒泡水蜜桃来吃。那其实就是腌制过的水果,小孩子也可以吃,不会醉。”柯波拉是意大利裔的美国人,出生于底特律的意大利移民家族,所以他和所有的意大利人一样,对葡萄酒从不陌生。他的葡萄酒口味也带着移民的色彩,“我自己喜欢仙粉黛(Zinfandel),喜欢来自意大利南部的酒,例如阿里亚尼可(Aglianico),普米蒂沃(Primitivo),内格罗马洛(Negroamaro)等品种。”

逐渐长大的柯波拉就读了加利福尼亚大学洛杉矶分校,就这样一直在葡萄酒与电影的熏陶下成长。他29岁时导演了《教父》,年纪轻轻就赚了人生的第一笔大钱。他用这笔钱在旧金山附近买了房子,娶了个老婆,还生了两个儿子。之后他的电影事业蒸蒸日上,接连执导的《对话》和《教父(续集)》继续带给他巨大的荣誉和商业成就。直到三年后他在纳帕谷看到了曾经属于芬兰籍船长古斯塔夫•尼尔邦(Gustave Niebaum)的英诺酒庄(Inglenook)。

蒙大菲鼓励我做波尔多混酿

柯波拉看起来非常自然地代入了酒庄主的角色,左一句“2011年的葡萄采摘正在进行,今年非常寒冷,所以我们的产量比以往都要少”,右一句“我们种植了法国罗讷河谷的代表品种胡姗(Roussanne)和马姗(Marssane),要和维奥涅尔混酿出我们的白葡萄酒旗舰产品”,饶有兴致地向我们介绍他的酒庄产品。

他确实应该为自己的眼光骄傲,虽然我们没有品尝到酒庄的传奇产品1941年的英诺赤霞珠(Inglenook Cabernet Sauvignon 1941,在今年纽约佳士得拍出了两瓶11400美元的高价),但我们有幸喝到了柯波拉从自家酒窖背过来的1963年份,颜色依旧明亮,气息依然清新可人,充满新鲜的黑色樱桃和黑色浆果的香气,夹杂着薄荷和蘑菇的清香,口中柔顺优雅,让人忍不住一口接一口地喝下去。

然而柯波拉则喜欢采用波尔多混酿(以赤霞珠、美乐(Merlot)和品丽珠(Cabernet Franc)混酿)的罗宾汉(Rubicon),“英诺酒庄以出色的赤霞珠闻名,但当罗伯特•蒙大菲(Robert Mondavi)和我一起品尝了一瓶1890年的英诺酒庄的罗宾汉时,他鼓励我,这个酒庄曾酿出这么出色的波尔多混酿,你为何不尝试呢?我听从了他的建议,也成功了,那时我还没拿回英诺商标,所以我把酒叫做尼尔邦•柯波拉(Niebaum Coppola),听起来像不像拉菲•罗斯柴尔德(Lafi te Rothschild)?”他爽朗地大笑起来,“现在我把酒叫做罗宾汉(Rubicon),听起来像酒的宝石红色(Ruby Red),也很美!”

葡萄酒不只是一种饮料,人们花钱买的是故事

为了说服我们,柯波拉开了两个年份的罗宾汉,一瓶是26岁的1985年份,一瓶是还没上市的2008年份。1985年在瓶中醒酒一小时后,香气非常丰富,樱桃、蜜枣、香料、蘑菇、焦糖,层层递出,单宁虽然已经柔化,但还是有着力道,2008年的则就是一个甜美的辣妹,各种果香和香料的辛香扑鼻而来,生怕没能展示自己的个性。我觉得1985年的配意大利云吞非常可口,柯波拉则更喜欢2008年份,“我喜欢这种甜美和强劲的口感。”

柯波拉一直强调自己没有兴趣拍关于葡萄酒的电影,也不会用自己电影里的角色来形容自己酒庄的酒,但是说到目前他最感兴趣的酿酒,还是免不了要与他最熟悉的电影扯上关系。

“酿酒就和拍电影一样,要经历三个阶段:收集,编辑,修饰。对于酿酒来说,就是收集葡萄,选择其中最好的进行酿制,然后陈年,最后包装出售;对于拍电影,就是收集剧本、演员以及各种资源,剪辑,然后加入音响和字幕,最后包装出售。葡萄酒不是一杯单纯的饮料,葡萄酒有故事,有传统,卖酒的人必须懂得说故事,讲历史。故事越好,越独特,酒越好,人们都愿意为故事买单,而我是一个很会说故事的人。”说完他再次哈哈大笑起来。这一点,我们谁也不会质疑。

发表评论

杂谈 Authority score